Friday, July 30, 2021

可笑的制度

這几天大人们的新闻鬧剧,大家都应该明白,馬国制度的改革是如此重要,若大家还期望未来国家还会继续向前迈进。

看到部长们都用他们自己的傳釋的憲法來做事,就算他们如何的做錯,在現今制度上人民根本無法去动搖他的職位。所谓投票,人民做主,仿彿都成了幻象,他们只需要服务那委任他们的人就可以了。有人辩驳说,等下一次选舉把他们推捯。但选举了這么多次,他们都在那穩如泰山,还在那吃香喝辣。

我知道很多人在猜测部长们的辭職,也很興奮的在讨论。但我却在想那该死的委任制,还有就是找一个公正廉明的人這么难嗎?

我又在想,企业都奉行委任制,以领导各部门,以世界五百大公司來看,但从未有过乱像。這难道有什么区别嗎?

想了几天,因为我不是一个擁有大智慧的人,所以用了很長时间去找尋,我的看法如下
1) 企业奉行的是精英制,他们可以从世界各地找它们要的人材。而政府只能从限制的黨派中找,而不是从领域精英找,所以政府官员可能什么都不懂。
2) 企业內的管理者,做錯了都是一人负责,而部门间合作又对立,下台了只能永远离开。而政府內,大多数是朋黨組成,利益縱横再加上長时间執政,下了台可以再回来,或換另外一个部门,只是換湯不换藥。
3) 企业內換管理者时,往往会对现有制度的衝擊,而新衝擊往往令理智者反思怎样才能做的更好而把自己价值最大化,令自己在市场上更有競爭力。而政府官员们往往对新思想抗拒只因现有制度令他们享盡利益,怕新制度把他们的利益撤除,所以拼命阻碍。

以上三大理由,令委任制在企业和政府之间形成不成正比的結果。

我时常強调每一件事情,都盡量用不同的看法自己去分析,而不用捲入自己能力不所及的事,和大家一起起哄,而被所谓居心不良的政客所利用。


Wednesday, July 28, 2021

可恨吗?

如果在街上訪问十八至廿七岁的年轻人,“什么職业是首选”?如我没猜錯,首选应该是一个擁有几十万粉丝的网紅。

曾几何时,勉强的念完中学,沒家庭背景加持,没有别人可教你如何选择,家里只丢下一句话,去找份工掙錢養家。再深造自己想办法但也要拿錢回家。一个只懂得在学校假期打散工的小子,大家說,他会怎样面对呢?

七十年代的年轻人,大多数都面对這种进退兩难的状况。那是現九十年代之后出生的年轻人所不明瞭的状况。

若您问以前的我怎样过日子的,現今雪州八打靈最高尚的住宅区的排屋內,地板的安装我曾经在那做过散工。PJ Hilton 大厅的落地玻璃,我是亲眼見到大工和老板把它装上,而我却是洗那塊落地玻璃的小散工。在吉隆坡那时最高的建筑工程,郵政總局(Dataran Dayabumi), 楼高36層。我曾在十五楼把partition分配至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再从廿楼分配至廿一,廿二,廿三,廿四。那是日本和馬來西亞合作的项目。电梯只会停靠每五層楼以运送材料。我只能工作一天因为那只是一天的工作,工资是十元,那是我所领过的最高散工工资,因为没人幹太辛苦了。

再下来考完中学畢业试。那时蕉赖很多的开发中的住宅区,我都在不同的工地幹过各种各样的活。到掙夠了就跑去读书,交完一个学期的錢,而那个爛学院,教來教去都是同一章程而我三个月之后,報了名考试也搅清楚了考试的科目,自己自习了,再向其它同学借了書本印一下就停課了。而我又开始早上工地跑,晚上自习,也不知如何搅懂了一点英文。过了一年參加了考试就及格了,那时才发觉我的成绩可以上專业了。从来也没人告诉过我,至到遇見了前学院同学,他们考到的都進了拉曼,有些已经搭飞机去英国了。而我又拿着文憑去找工作了,心里头有一点自大,就用破英文寫信求职。当然可想而知,結果一敗塗地。有时会有一兩间公司叫我去面试,但我从未有這經驗也没人指导,也从未有过一双好鞋和衣服。而面试时间是我工作的时间,为了不扣工资,我是每次都請假二小时去面试,而我是一个打工的小販,可想而知一间公司看到一个只会填自己的名字和地址的小屁孩,和不知面试礼仪的東西,那会选中我呢?又失败了!

心灰意冷之下,又看到報紙说可以申请Mara技术学院,又免学费又申请了,当面试时,給面试老师趕走了,只应全身臭臭的,第一句问我懂不懂面试,有帶文凭和文件和有功人式的信嗎?没有,那請回吧!又失败了。

天可能那时有一点可怜我,在家附近的石廠请文员,我去了也得到工作了,那时150一个月工资。走路上班,好啦!因为那时太多道路要鋪沥青,晚上一定有加班,加班费也多。

而我又羡慕那些主任和經理高高在上的位置和很多很多薪酬。又拿着文憑去申请專业了,錄取了又开始学习的道路,用了一年考上了兩段基础第一階段,拿着它給云顶公司錄取我了,再下來的銀行,再下来的上市公司。廿七岁的我已经是一个部门主管和經理。

说了历史,只是告诉大家,以前社会上没有网络,当不了网紅。也上不到网找资料学习,别人也顧不上你,所以我从没有參加过什么同学会。也从没有什么畢业典礼和合照,只因我那段时间都在工地里工作,也不知道有這些東西也没有同学記得我。他们可能只会記得有一个时常在班里給老师趕出去的人,考试时只可以孤独一人在考只应老师们都说這人时常打架,逃课的学生肯定会偷看,那有可能他会考得這么好?在学校里被歧视惯了,我也从不告诉父母亲,只应他们开檔做生意,那会理我的這些破事呢?

只是幸运的,我没有賣白粉也从有想过去吸。我媽小贩檔口前面的小男孩是白粉跑腿,而后面那条街是道友们的地盘。

一个时常被歧视的人,唯一的选择只能靠自己。但我有一个貴人,在銀行工作时,工作量是大的,我的顶顶头上司就拼命的教我,那电脑的基本技术活和銀行怎样运行是她教的。她面试我时,我收藏了兩張文凭也给她知道了,我就告诉他,下一期的考试费有没有着落就看她要不要请我做工。我在她底下干了一年,头半年工资升四級,下半年就任執行人员了,也是她把我介绍給上市公司的,我欠她一个人情。

社会上还会有很多故事,也会有很多更可怜的人,他们都很努力把吉隆坡和各州建设起来。但他们没有我幸运还有飯吃,而他们却要舉白旗求救。古人有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以前社会環境不许可他们储备有余,他们不应该被定谓之可恨之輩。而现今環境许可,讯息隨手可得之,找一条路活下去非常容易,那年轻一代如果说自己可怜一定是有可恨之处。


Tuesday, July 27, 2021

不可把教育资本化

在今年一月,馬股总市值差不多是一万七千多亿馬币,而今年至今在美股市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剛蒸发了三万五千多亿馬币(7690亿美元)。如以止类推,以馬币估值的馬來西亚所有上市价格已经消失兩次了。

而香港在這星期一不見了一千多点,今天又再下挫一千二百点。中国禁止補习班的公司參予资本操作,白话就是提醒不要把教育当成资本遊戲。而微信今天也暂停了新用户注册,而所有REIT也出台新的規则,发展商也面对新的资本和债务新规范。

猶记得王岐山副主席曾和美国前财長说,“中国一路以來都把美国当成老师,但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国内很多同胞深度懷疑美国的那一套值得学习嗎?”

在今年李克强在预估今年的GDP定在6%以上,而全世界金融分析师都预估八至十巴仙。他们把成长率定的如此低是非常不合逻辑,今年第一和二季度是18.7%和7.9%,那今年那可能不过八呢?他们定的如此低只因为他们內部己盘算把各大商业领域一一好好地整顿,而不可令各别公司以大倒不能倒來威胁政府。从螞蚁集团上市叫停开始,那子弹已经从鎗口中射出。猶如中国一套令人深思的电影“讓子弹飞”。

一个王岐山,一个李克强已经把剧本要表演的开幕仪式预告,那今年的故事肯定是精彩绝伦。而總导演不是張艺谋也不是姜文,而是习大大。

他们不可能接受商业领域以倒闭威胁政府政策,所以這几个月他们已把美元储备減少,而美国发瘋似的各种咬人和拿别国人民犧牲的做法,他们(中国)却在整顿內部里的蛀虫,以改革企业打下更好的基础。




Monday, July 26, 2021

功利,公平和自由

在某一国元首要提振国內經濟时,会提出一个方案。而媒体就把它稱之谓“某某經濟学”。最近的就有“安倍經濟学”,而之前的就有“里根經濟学”。這兩个国家的领导人所提的方案倍受人注目,只应那时兩国代表了在地球上GDP最高的前二。但現在美国还在首位,而日本已经在慢慢往后靠了。

一个国家的經濟永远滿足不了人民的需求,只应如果您要滿足公利主义,您就要犧性九十九巴仙人民的利益。如果您要满足公平主义,您的资源就往最贫困送。如果您要做到自由主义,您的资源就往原产者輸出。

印度經濟学者舉出一个例子,一个人製造一个笛子,他不懂吹。但依照公利主义,這笛子应该給一个会吹笛子的人。如根据公平主义,這笛子应该送予最窮的人。而自由主义呢,這笛子应该屬於製造笛子的人。

所以有时领导者在執行方案时,当囯內民众处於同一理想,他的方案会成功。例如当大家都認同強者为王时,政府推行大企业壟断,吞并小企业,限制某行业執照,它的政策会得到擁護,那功利主义就完美融合。反之如果国內民族自由高漲,那功利主义就会徹底失败。

当某一主义執行太久时,往往它的劣势就会呈现出来,公利主义会出现壟断民生必需品,价格比别国高一倍不止。公平主义慢慢消磨了人民求進步的心态。而自由主义却讓资源消耗在製造者擁抱中,而活在浪漫情怀里。

当在股市中,怎样才能分辨“功利主义”,“公平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公司呢?在馬国股市,有的是“功利主义”政府政策包装的公司,但开始沉淪了。而政策要扶持特定的族群而定的“公平主义”,最后变成了政府擁有直接或间接持有45%股权,而如今变成了政党酬庸的工具。而企业家都变成浪漫主义者,看到别人做的成功又跟風,他们都提倡了“自由主义”。

如果給我选,我会选擁有功利主义加自由主义公司,有领先地位加自主研发的公司。但在馬国政策下,這何其难只因在领导者的假公平主义政策下,可能最后又变成了政府机构的掛牌公司。


Tuesday, July 20, 2021

奇怪

一个国家內的人民如果不明白国家处於何种狀况,而且选出的政府也不懂。那面对每个浩劫,災难时,糟糕的乱像肯定錯漏百出。

再加上当政者以“唯心論”政治哲学,什么事情都認为是人的意识形成和主导,或强调宗教信仰的偉大,而忽略了用科学以面对災难,那对人民将会是雪上加霜,最后是痛苦的結果。

例如先进国家普发援助金給每一人民时,发展国家如果仿照,那国家就会面临债务危机。例如某一个国家定下解决災难的指标,且有超强行政力加人民凝聚力而達标。而另外一个国家政府只能報空洞的措施,人民却不懂或不愿意配合且千方百计挑战措施,弄一大堆批准文件以表达自己如何了不起也可以通行無阻,以高人一等的态度渲耀,后果肯定很难看。例如以疫苗对抗病毒,而全世界已施打了廿多亿侪的疫苗,还有一少部分人相信社交网络说疫苗会害人变形的傳言,而继续拼命轉发且言之凿凿,而某一个国家人民却有一半以上的相信,您说可悲嗎!例如政府不淮人民的經濟活动几个月,人民开始大罵,但鬆綁活动开始时,人民自己却为了区区一个假日自己放假,而不利用這机会把自己生活费找回来,你说是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呢?那就是“唯心主义”局限了自己的生存之路,也不理解过去已休假夠了,现在是努力把失去的找回来。

有人会问,为何人类如此的贪心,拿了超过自己所需的救济品。我只能回答那是人类的“天性”。人类从農耕时代,以微薄物质的補給以延续生命。到大量的生产至储存糧食以備未来所需。从散落的村屋至城镇的发展,那一个动作不是为了储存,而每一户如果能力许可也会擁有所需的物质超过自己可消耗的量。而如今富翁和平民也在努力把一張張紙币收歸入自己的口袋里,他们可能在有生之年己用不着,但还在拼命,無論用什么卑劣手段,以求得到更多。

你看到某一人领太多,你会罵。但一个人存款有很多,但他还在拼命找更多,你不会罵。這就是這几百年人类的天性,以得到更多比领得剛剛好,更有安全感。

且不说什么論理道德,這“擁有更多“或“得到比别人多”的天性把人类从古文明时代進化至如今的科技创新时代,那是人类進化最大的推动力。所以当我看到這些“领太多”或“贪心”的新闻时,我只能说“奈何,無奈也無语”。有时我在追求功和利,也是有一幅贪心的臉孔,多多也不夠,还有时常在家里找到过期的食物而最后丢弃,那我怎可以用高高在上的态度苛责别人呢?

当一个政府以政經合一政策领导国家时,他们会把扶持力度用在自己投资的經濟领域,把管理格局縮小至几百人或几万人的企业中,而妄顧几千万或几亿人的基本生活,那国家的生命力只存於小社会,而大部分人民却犧牲了。当災难发生时,小社会只能無能为力只因小又怎能救大呢?再加上小社会的人类天性,又怎会無私把储藏的资源用於廣大人民呢?

馬国在馬先生和华先生的时代,利用行政優勢把上市公司的45%股权收於政府擁有,無論是直接或间接擁有,利用它们安置小社会的人,用於籠絡和收買。小人们看到派物资,天性又发作了,不拿白不拿,管它以后如何自己先擁有。而小社会资源耗尽时,只要行政权不倒怎会不填补呢?

所以今天,明天爭奪权位戲碼不会停止。歸根就底,谁敢改革小社会源源不絕的既得利益供应,而千千万万庶民才能有更好的未来。

奇怪的是社会上还会有人高喊改朝换代的口号,那只是永远用另外一班贪婪的人类再制造多一个小社会,而永远离不开深渊的旋涡。如果要改变,就要把委任制度徹底撤销,把控制资源的作法改为引导资源的开发,把司法权,執行权分得一清二楚,再把官吏犯法罪加一等立法,而不是和庶民同罪也不是官吏有罪要查清楚而庶民就直接定罪。要的是从基本改革,把小社会控制资源的方式瓦解,而靑蛙就会慢慢减失了。

再也不要走了一个姓什么的皇帝,再引入另外一个什么姓的皇帝,再开始新皇帝搅一个新的分贓小社会,這這就是改朝換代的意涵。大家一定要把這分得清清楚楚。

说了一大堆,認为不对,也千万不要罵我,只当我是痴人说梦。原谅我吧!

Friday, July 16, 2021

看不見,摸不到

在夜晚,看不到遠方的建筑物也看不到太阳。但是不是那建筑物消失了而太阳己经不存在了呢?

現今肆虐的病毒,用肉眼是看不到的,其实它是存在的。当每天都会有屢创新高的確症患者,因此整个国家的人民都努力的追踪那数字时,有什么意义呢?

假设如果有一天停止筛查,数字是零確症,而明天的数据是兩倍確症,那天天報告的数据有什么用呢?事实是病毒已存在那,你可以选择知道它也可以选择假装不知道它的存在。如果前三天的疫情報告记者会告诉你,是零而今天是三万五千例呢?那前三天你会否相信病毒已消失了嗎?而三万五千例的報告,你又將会有什么感觉?

每天的確症数对一个認真的政府要徹底消灭病毒是有用的,就算是一例他们也会很緊張,確症数是他们的用来參考有没有隱藏的病毒,也代表了他们有没有用了对的方法阻止它蔓延。

但对一个無效率的行政机构來说,它找了無数籍口而允许发出开工的信就告诉你我它沒办法,猶豫不絕的开开关关措施代表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至所以他们知道病毒存在,但选择不面对它。大家做为一个普通的庶民,又何必在乎他们所谓的報告呢?

我说了一大堆,提醒大家不要在乎每天所報告的確症数,而令自己忐忑不安,也不要再浪费时间去猜下一个高点在那里。這会令你失去專注那个地方是高風險区,而不小心误入那疾情区而令自己染疫。也失去了自信心在疫情减少时,如何好好生活下去!

股市教育了我,不要去猜今天明天的指数或股价,我曾经“自大”的去猜,而付出巨大的损失,因为我只在乎今天明天对不对,而且忘记了在這上上下下的过程中,我应该專注的事。例如, 
1)那公司是否破产或被调查,
2) 那公司的业务是不是已经没有生产力
3) 那公司的资本有沒有消失而債務高漲等等.....

当注意力给眼前的现象吸引,而否定了其它事或问题,对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所以這段时间,人们所轉发的视频或讯息,我绝少去看,只是隅一为之。而我的專注力在於疫苗进口或己施打的人数,还有硏究經濟層面被伤害至那一个程度。

也留意国际间的贸易,会不会有泡沫在慢慢形成。以佈局我再投入资金时,会不会有大風险,而這風险我能否扛下。

不去猜而專注某些事,生活会有一点点乐趣。而看不见,摸不着的事,就把它交回给無效率的政府人员吧!




Saturday, July 10, 2021

古代,现实

当民意代表有机会成为行政部门高官,而疫情在他们玩弄政治时持续高漲,捐几个月薪酬是解决不了民怨沸腾的。他们忘记了,除了部長的薪酬捐了,但他们还领着民意代表的高薪资和部长的超高津贴,那叫受疫情影响而乖乖听话而待在家里的而失去收入的庶民情何以堪呢?

而网络鍵盘手也在努力的制造梗图和自錄影片,而有的没的把某一件小事誇大为煞有其事。例如:把某一排队的狀况轉移为排队领飯盒或進入医院,而把這现象定为位国家人民已经没救了,国家已经混乱了,以這种思维定意,那是可恥也在大家伤口上再撒一把盬。(排队等候是禮仪,当大家都需要公衆服务时,那是必须的)。我曾经參加过许多喜宴,生日会,新屋入住宴和公司週年庆,那一次不是排队领食物和飲品。也曾经多次带领家人去医院看病和领藥,無論是私人或公立医院,也需要排队,但那一刻我从没觉得人民们没救了。那叫秩序井然,而彬彬有礼。

更好玩的是,烏烏党老大所定下的七大罪狀,我想问的是,那团队是有你们大大小小的好兄弟,还有一群青蛙,他们有罪嗎? 那换一个人做,那結果可能会更糟,因为你会一门心思打官司或把證据收藏起来而威胁他,而如今的状况不佳,因为就是你的前任雞哥哥把錢放入口袋,前任罵先生乱搗党經合一,把国家的錢花光,養了一大堆小雞吃贪米,把国家政策和公務员行政部门搞得乱七八糟,人民又何须在疫情下失去方向呢!更糟的是把老罵请回来再任首相,工作不做,只会搗种族冲突,再加上升高党二世祖拼命把教育撥款当政治游戏,用了一大把心思把便宜豪屋買下,我想没一个庶民能有這种能耐。而平均党老大,心心念念的当第一号,而空洞忘记了朋党禍害国家,却决定和朋党小雞们結成联盟。天枰下的黑和黃,忘记了黑和黄庶民朋友,只要有錢收和有官做就好了,谁做也没相干。

而東方不敗的兩州,西方做什么,他们就做另一套,你管不到,你奈我何。

以上的故事,仿佛如遠古帝王管理九方大地的乱象,但有幸大家現在可以穿越时空,見证了以前的皇帝的庸俗和乱政,把人民的生活方式弄得五颜六色。但你我却不用冒险,只坐在家里看电视,刷手机,報紙,就可以穿越时空,回到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或五朝十国之乱的时光,高不高兴,兴不兴奋,也可能会遇到帥将军或美丽小公主。

回到现实,看一看股价。再想一想,那下来的五十天,最低指数会在那呢?如果疫苗到位,施打到位,八月应该是关键,那低点会出现。笨方式是八月每天交易日買入小量。历害的人会一大把准准押入低点。怕的人等九月吧,等全部人追我才追。

问一问自己,要做古代人继续給皇帝们玩,或做回現代人,找一条会活下去的路,你还有选择的权利,那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

Thursday, July 8, 2021

慢慢

在六月廿九日寫了标题为“乱政”,尾端描述了我的理智告诉从下落时做平均价的时机还未至。今天的市场变化告诉了我,理性去解析走向是对的。

港股八連跌,科技股大跌,价值损失万亿港元。大馬股也在1510点摇摇欲坠,政治喜剧上演,开开关关的玩笑抗疫,令投资者信心崩溃。

有人问我,怎样解讀現今馬国的經濟層面呢?我的看法是,
1) 庶民在未来兩年購買力会下降五十%以上。
2) 金融体系在明年面对撥備增加,只应面臨低層人民失业大增,而还款能力弱。
3) 工资会面对下降壓力。

以上是最悲观的情况,而支撑点应该由政府政策補救,但人民代表还在表演政治喜剧,那有时间理会百姓的问题。如果问我,我会说那222位演员都该換人了,因为那喜剧一点都不好看,加上222位把三千万人民綁架去演這爛剧,也没办法发一点工资給三千万臨时演员费,只能免费演出,有些演员还要倒贴储蓄。受伤的就掛白旗求救予其它臨时演员,而222还在大鱼大肉。

但把资金投入股市在那一个时间点才準確呢?其实買進时间点在這时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審查你手上的高价買進股,壽命会不会撑兩年而不会下市。如果不会下市,您可以从现在开始就可以慢慢買進。

Wednesday, July 7, 2021

民主

一个有选舉制度的国家內的人民口口声声说有投票权利就享有民主,是真的嗎?我不敢苟同,但我同意那是人民的责任和义务。

我不同意投票代表民主,是因为我假设一个選区有兩个候选人,但投票率只有二十五巴仙,假设胜出的佔有50%+1,只是那区区的12.5%多一点人选了那胜利者,还有沉默的75%可能不同意,加上12.4%不同意,那胜利者可否說他是那区的民意代表。但选舉制度却確定了他是民意代表了。

在這样的制度下,候选人只要制造一点名声,而他可能没有一点治理国家的經验,更誇張如果他中选了他可能会被选为国家领导人。现在网络发達之下,只要把对方候选人打造为不令人喜欢,就可能胜出了。不是他強而是选民讨厌对方就可以了。

所以在一个选区有兩个选民都不認識的候选人,低投票率会出現机率会很高。更可恶的是,如果這候选人最后不是领导人,他也可能没能力去做好這民意代表,他会令用這民意代表這稱号去做買賣,以换取个人最大利益,所以才会变成靑蛙,也把12.5%+1选他的选民也出賣了。這样的投票还算不算是民主制度呢?

在一个政党內,凝聚力是治理国家的理念,如果党內领导人在党内只靠选舉制度产生,熟悉游戏规则者容易中选,而不是因为候选人的理念而中选。而党最后领导了政府,混乱一定会出现,因为选民以为选有理念的党,但领导人却是个人利益集团組成,那还可能有民主意涵嗎?

所以在商界可以组成许多政党说客去游说那些政客以達成更多商业利益。而政客却交换得到选舉资金或退出时有商业高位可待。所以1%最富者可左右政府的利民政策,只要這个领导者心心念念把股市当成政績,他会对既得利益者投降,而庶民寃枉承受一切后果。

但现今有一个政府不把這当成政績,狠狠把螞蚁集团上市拦下,也把滴滴公司调查而导致剛上市就把它的产品不允许上架在网络平台上。

所以我时常提醒,政府爛只因为选民不清楚它在选什么?也不要再把选票歸劃为民主,那更本是風馬不及牛的事。

Sunday, July 4, 2021

修复

在這几十年,我看到了中国的GDP的快速增长,至全世界排名第二。从那开始,我就不断问自己,那还是共同擁有财产主义的国家嗎?那还叫共产党管制的国家嗎?

我对共产党主义不苟同,只因为我时常在想我辛苦掙來的工资为何要和一个在家睡懒觉的人一起分享呢?這是我一路來的想法。还有另外一个更令我不安的是,我只是追求学问,但一个独裁的党有人舉報我不愛党或国家,我就会被谋杀或流放。這就是为什么我不認同一党獨大和共产的理念。我反而不什么再意有没有投票权或什么選舉制度,或什么言论自由的权利。

但這廿年,中国出现了馬云,馬化騰,張磊,任正非等商人富裕的故事,还有在中国的老社区的翻新村屋,而里面住了退休的老一辈,他们在国家政策发展之下,擁有更好的居住环境。我就问我自己,現在中国还有没有共享财产主义呢?那中国共产党其实在奉行什么思想呢?這是我的疑惑,希望有一天,学者们把這現像纪录下来和探讨一下,它是如何做到的?

人的思想观念再加上執着,往往对某一件事,某一团体,某一物,某一人会有抗拒感而生出厭恶的心态。但如果一人肯学习,他可以有“自我修正”
的能力,因为疑惑所以探讨,而不会陷入“自我感觉良好”的困境中。

一个擁有强大自我修正能力和改革思想人,一定可以成功。一个政党如果有這些特質,人材一定源源不断的加入,而更进步。新加坡和中国的執政党內里可能內里有這种特質,所以国家治理能力超強。

股票市场就擁有這种特質,所以才可以修复,調整然后再上升。

商业公司也需要這特質,不然就有一天会消失於市场中。

某一段时间,它们都会面对困难但自我修复能力強的企业和政党,它们有计划在某一段时间已经准备好,但毅力和決心的超前部署会对現存的既得利益者管控,不令現今权贵者阻撓這超前部署和前进的步伐。

一个部门部長偶一为之吃快熟面,而不是每天吃或每月吃几十餐,那又如何展現與民同在的意涵呢?

一个部门部長把一州的重疫地区大多数源之於工厂和工作地点,加上全国州屬个体染疫的總数而断定个体染疫比工作地点和工厂高,這样的母数当然会令个体染疫数的巴仙数一定高,其它州没那么多工作地点,染疫一定來之个体,所以那不是面对问题而去解决而是自圆其说,而是把问题帶風向去另一層次而永远搁置。如果那部長是对,那他又如何解释現在在吉隆坡和雪州的特别管制令呢?而四州己步入第二階段呢?事实是不是他己做錯了呢?

一个国家人民自救無論是什么方式都是对的,無論是白,黑,七彩颜色,或掛上什么東西都代表了政府的政策有漏洞,他们政府应该檢考。只应人民已没期望政府的援助,而向庶民们求救。那就像政府鼓励大家种田,但耕田的工具却比收获贵。什么援助都要电脑,手机申请,但派发的援金却買不起电脑和手机,却又如何去申请呢?

自我感觉良好,修复能力差,没有人材,只有炫耀自己可以聚集,罚款了事,但却可以無数次犯错,但他们忘记了他们的薪资是人民的納税錢,憑什么用我们的錢幫你埋单。


Friday, July 2, 2021

某某某只因某年某月某日

如果一个人时常把自己都当成悲情剧內的女主角,一有事就怪罪於身边每一人,那困难可否於是可以解决呢?

有人曾对我说,不要对别人说教和講道理。因为学懂说话只需三年,要明白闭嘴那是要学一輩子的事。还有找另外一个对某件事擁有同一想法,看法和感觉的某某某,是何其艱难。

人是群聚生物,当大多数人都信一个谎言是真的。而某人以証据证明那是谎言是如此的白费力气。萊特兄弟发明了飛机而因此而死,某人喝了洗液水而死只因總統说喝了可医冶Covid 19. 

如果一个銷售员擁上述兩种持質,她用了可怜兮兮的身份令客户埋单或说產品时说了一大堆产品的化学成分或構造。想一想,后續的結果是如何呢?

一个化学科学家当見朋友时,开口就说這个東西是什么璘,鋼,銅或什么鋰,銫,什么氧,氮,会不会大煞风景呢?

当然生活在群聚社会体系內,免不了和人相处。這就是为何我喜欢股市,而厌倦和人相处。因为和人相处,要小心奕奕说话真的太累了。在股市買賣錯误,不用怕别人讨厌你。打交道都是数字,那不是谎言。当然有人会说,上市公司会做假帐,在股市上有莊家操控价格上下。但我只看当下的价格是多少,無論后面有几多故事,只因眼前的数字是没人说教書般的道理,沒有谎言,没有可怜的女主角,也不用和買或賣的人打交道。那只是一个簡单的数字,太容易明白了。

它不是某人在某年某月某日,在某个地方深情款款而发放的真假讯息或教書般的公式而需要去驗证。它代表你可能在下一秒知道你对或錯,也可能代表着現在是对,將來是錯,反之也把对錯掉轉,但你却不用浪费自己的时间资源去验证,只因你只在当下付出价格就可以了。

所以在股市跟風,同情,説教,价格的波动会在未来时间里把這几种因素淘汰,是自然而然的淘汰。而不用面对各式各样的假惺惺和辛苦尋找同温層的人。

無論它是上或下,令个人在心理越来越稳当,理智也会在每一个買賣的数目上慢慢成熟,也可以在过程中可以尋找不同的学问和道理,這就是我所理解股市內的数字!

所以你不用理解“it is OK, not to be OK" 的意涵。也不用特意去看“it is OK, not to be OK" 的韓剧.。眼前只有1,2,3或4......,那就夠了!






Tuesday, June 29, 2021

乱政

当全世界各国都在派錢給人民时,無論是多是少,總有些人得到很多,有些人少而有些人永远得不到。

但無論如何,是不是有效资金市場会告诉你。股汇市的下挫就是告诉大家,市场资金乾涸,流动性弱。

猶记得在去年,美国普发了几次。它的普发見效了,無一人民得不到所以资金市场反映出来了,从低点十六千上下到今天的卅十四千点。而香港的紓困也見效了,从去年的平均26千点上下到今天的29千点。

馬国紓困六次,每一次都令市场下调。更好笑的是有了階段性封锁,解封的机制,但却没有办法告诉你我怎样去達标。各部门还在吵我25%感染,你75%感染。如果病毒知道了,不用給馬国部长们消滅掉,病毒自己肯定会笑到死。

更好笑的是第一階段少予4千例,成功了之后兩天又高予四千例,那又将是什么階段呢?会不会变成1.5 階段?那1.5 又该如何设定谁可以开工呢?还有可能出現2.5 或3.5,那又如何呢?更奇怪的是,東馬兩州又是在那一个階段呢?他们已经可以堂食了。

紓困給公司五百工作人员的薪酬,那赚飽飽的公司如手套,銀行,电讯,出口商可否得到呢?也不会告诉你会不会,你只能猜!

为何没有扣薪资的议员们又可以拿到卅十万呢?何不叫他们交出贫困民众民名单,而緊急委员会处理呢?也給委员们知道一下人民在他们的政策之下是如何陷困,而不是仅仅用富豪的心态施定政策。

那只是其中几个混乱的现象,事实可能更乱。所以股汇市狠狠的下调,把這些种种乱象反映出来。

是不是乱政我没资格批评,但身边的朋友们的困扰是如此的強烈。這令我也不敢在股市低点買了以做平均价,当然這不是理性的,但却是淡然而不会喪失道德的底线,也可能是理性告诉我,时间还不到。




Saturday, June 26, 2021

When will I see you again

When will I see you again?When will the sky stop to rain?
以上兩句词说起来伤感,它是从英文版歌曲"Fairy Tale" 摘出来的,唱起来悦耳,听了点点憂伤和無奈。

這兩段词对照在疫情之下永别的人,只能感嘆蒼天太無情,也明瞭生命如此的短暂。所以世人更不应该執着於某一些事,那就讓它隨風而去吧!

香港苹果日报自己停刋,令美国总统遗憾,台湾当今執政党痛罵香港政府。只是奇怪为何美国总统不对台湾中天新闻台被政府下令撤照而不遗憾呢?而台湾執政党关闭新闻台又可以如此的怡然自得呢?

假如有一天BBC反对英国政府,而呼吁全世界国家一起制裁英国,英国会不会对BBC下手关闭呢?或NBC,Fox news, Wall Street Journal, CNN 也叫全世界制裁美国,美国政府如何应对呢?真的很好奇,也期待有机会看到他们怎样处理。

我不知道香港苹果日报和香港政府的恩恩怨怨,孰是孰非。但我知道那執照还存在,苹果自己觉得經營不下去了,怕又有人被抓所以寕愿关闭。可能有如某人駕車时常超速,怕交通執法,就把車毁灭了。

但香港股市這周在28千点守住了,在這周末突破二万九千点。這证明了什么,资本市场殘酷对苹果日报真心告白“When will I see you again"。

馬股在政府所谓的抗疫政策之下,一波接一波向下调。在遠古的中国,有一个西晉的皇帝名曰“晉惠帝”,他的子民鬧飢荒,他就出了一个主意“百姓无粟米充飢,何不食肉糜?”他認为這是仁德仁政。

這是不是仁政呢?当廿多位正部长和三十多位副部长说了抗疫成功,谁敢反对说不是呢?我如果收取每月几万馬币,再加上一大推津贴,我也会高喊這是仁政。如果庶民再说,他们会问“你们为何不食肉糜”,那时真的会愣了。

所以忠言,是把自己性命保住,把疫苗注入身体內,不然真的要唱“When will see you again"了。


Friday, June 18, 2021

科学和統计

今天有人问我,为何確珍从最高一天九千多例下降至四千多例,是不是疫情轉好呢?但为何這几天又上升呢?听到這询问,我不禁摇头嘆息!

在五月中,中国廣東省开始了二例確诊。他们就开始筛查一千多万人次,再发现無症状確珍者九例。多一个星期再筛查同一批人,再发现確珍者。之后再多一星期再筛查,以確保無一漏网。筛查的费用是60元人民币一次,保守估计用了十八亿人民币以上,还没加上筛查站和人员调配的费用。还有是人民自动報到筛查,才能在六月十十五至今零社区確珍。

以上的数据不是吹捧中国,只是告诉大家要从二例至发现隱藏者,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清零。要真正把每天的病例找出来,要筛查的人同一批次要認真做几次。再下来还要看政府的執行能力和决心才能真正下降病例。

如果大家相信科学,用嚴查的方式才能知道真正的数字,而不是今天某一人有了症状,才篩查几人或几十人,没有確诊就置之不理。还有不是今天筛查九万,明天十万,后天六万,選擇性筛查永远不会有正确的数字。

統计学要精確,采样的方式和数量一定要保持不变。用於不同的環境和不同的人类或物質,才能知道或然率。

所以,我只能安慰的说,数字不重要了打疫苗才是王道。因为我们庶民不能左右政府的决定,只能自己做好本份,以求自救。人都是要活下來,才能规划未来。

所以,要以科学的态度面对和对統计学的一絲不苟,才能知道真正的数据。

很多比较富贵的人不明瞭,不工作和工资收入不確定对某些人是多么的痛苦。在2018年尾至2020年中我曾经面对过,那种無助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再加上20年社会疫情蔓延,更加明白了许多人生悲苦。是不是年少时没窮过呢?但年少时可以通过找工作以解决生活困苦,但现况環境已没有工作等你了,時光背景不同,生存之道已改变了。当駕着摩托车經过许多店铺的五脚基时,看着某人从衣衫整齐至褴褛,心里不禁感觉难过。

从這兩星期,看了G7开会和欧洲锦杯赛足球舉行,再看東南亞各国的疫情,仿如天上逍遥对比人间地狱。但我更担心疫情过后百物价格膨胀,那更是另外一种浩劫,而富有国家肯定加息以应对,而大多数国家只能面对货币贬值的衝擊。而到此时,科学和統计却幫不上忙,只能靠人的求生本能面对它。

如果各国领导層从疫情得到教训,应该明瞭到一个国家应该从各方面都要有基础,而不是靠单一技能生存,应该从科学,科技,生物,化学,人文,農渔业,航空,創新等等方方面面都发展才能面对突如其来的災难,而不用等強国假假的慈悲。

而下来的半年,石油天然气价格上涨,航空业和旅游业复蘇。而科技戰会轉至电动车充电方式和电池。黄金和虚拟货币会下挫,而新興国家股市總市价下挫因为货币贬值而令股价相对便宜。這最后一段全是个人推测,而不是科学和統计。如果相信這推測可用於股市佈局以得到收益。


Saturday, June 12, 2021

政治,人类和病毒

在学术领域,学习政治学的人是讀遠古到至今时代一个区域或国家用什么方式的框架和结构,怎样的体系選管理人,它的好处或壞处,或面对问题时什么体系会有更大效益。当世界各国有了交流,国际间的关系也会是国與国以怎样方式相处,和怎样处理矛盾。這是我所理解的政治学,当然也应该包含哲学和历史。例如中国的孔子提倡的“以禮治国”或老子的“無为而治”,而西方文明以Aristoteles (阿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政治学说为开始。

当某人被選民推選为議员時,只是代表人民而不是政治家或被稱为政治人物,应该是民意代表。

述说了一大堆,政治应不应该拿来应对病毒呢?病毒和人类的生存,是自然科学,而人类怎样应对病毒呢?应该是以科学方式而不是政治。
用孔子的政治方式,当遇到病毒时是:
1) 拜访它。
2) 請它喝一杯茶。
3) 和它说“如汝是君王,汝要我死,不敢不从,”。
4) 和它辨論“論语”。
5) 和病毒述说“以德为政”,应该去找该死的人。
6) 病毒杀死你之后,你要以禮相待,不可恶言行之。

用老子的方式就应该是您来吧,總有一天您会消失。我不理你,你要怎样就怎样吧!

西方政治就会说,大家來公平竞争一下,您胜了選舉,您领导,过了几年再來投票看誰胜利。

這就是我所明白以政治对付病毒的方式,可行否?

所以病毒要消灭,不是成立几多国家行动理事会或谁來领导的问题。

如果以人类学來应对病毒就恰当一点,因为人类学第一章就是怎样活下去,下来才是进化,再下来就是文明社会,就是活得更舒适。人类在文明社会学会了自然科学,以科学方式面对異类的攻击才有可能胜利,以存活下来。

Friday, June 11, 2021

經济中風

大家都懂得中風是怎么一回事,是血管阻碍導至腦部缺氧气形成。如果在既有的某行业政府政策和私营机构都过渡关注,运行中經济也会阻塞。它会形成:
1) 供过予求,而令單价下跌。
2) 会令某一行业佔居了大部分资源。
3) 会令员工对其它行业缺少認識和其它技能,最后供过于求而令工资下挫。
4) 政策的影响令资金綁在這领域,如果一发生问题,政府需二至三倍的力气救援。
5) 大家都在搶佔当下的市场份额,而令硏发和創新停滞,最后給新的产品取代。
6) 大量资金湧入而令有心人贪腐,利用财技洗錢和製造泡沫。

大家可以从馬国以前的屋业,汽车,航空和現今的手套业,拿着对照就可找到馬国的經济的瓶颈。我稱之谓“經济中風”。

下来的世界经济结构会有更多的变化,因为美国剛通过的“創新和竞争法案”。过往四十年,美国政府对全世界各国政府大力抨击他们補贴工商业。在廿世纪八十年代对日本的半導体下手,而令日本經济消失三十年。也曾对德国下手,所幸欧盟成立令德国不致於步日本后塵。

美国這法案是二千五百亿美元上下,它开始对特定行业注资,就是“補贴”。這会扭曲某行业,美国也会在某行业指定一个企业为明星或胜利者而注資。自由竞争由私企主導会因此改变,而這超強企业下来会令美国各大法案都会迎合它而改变,這变化会令經济中風国都受重伤,而美国会对這些国家加強力量以最廉价价格得到原料和工人。



Wednesday, June 9, 2021

脱鈎

不知从几时开始,馬国的股市已经和世界主要市场脱鈎了。猶记得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前,那时馬股是和世界主要股市平行。下來之后的五年至七年,也大約靠近。但2008年之后,分歧越来越明显,尤其馬币对新币,人民币,台币的下滑,那股市走向更令人难以捉摸。那究竟问题在那里呢?

馬国政府从发展基建,而令周边的土地高漲之后嚐到甜头之后。下來的什么五年计划,都利用什么大蓝图之类來策划,但往往软体經濟配不上,最后也是土地价格上涨的戲碼一篇篇的演出。之后什么大藍图也令土地价格跑不上去了,所以才会有一馬公司醜闻令世界注目。這样一來,把中产人士全鎖在一个框內,而令創新,教育落后,而主要的生产力全集中予外來廉价勞工支撑。這更令中产阶级面临工资停滞,而租金在成本內慢慢佔了很大的比例。這可能是最大的原因令經济僵化,而令股市在以前1800点是本益比十六至廿一倍,至到現在1600点也是比益比也是十六至廿一倍。

以前在基建中得到好处的公司,老板们已在海外有更大的投资,而留下来的老板,还在想怎样从政府的体系得到特别執照,但所谓的大集团己经在分拆,上市和下市中和再上市內从中得到个人利益,那股价怎么可能从公司增長中能维持長久呢?那只有一条路,就是向南而去。

商家一蜂窝的心态也是其中一个因素。因为当年上市时是以傳統或代理商生意模式,但过来几年,市场变化而不能生存,就想抄最近最熱门的行业,所以又一堆人搶着幹。但之后,市场又变只能又抄。所以就会令股市指数無論是多少点,來去都是本益比一模一样。哈哈哈,就像胖子瘦了胸部,但肚子長胖了,磅数沒变。

所以我很大胆在前几篇述说,把REIT苛重税,也把租金收益和通膨率平衡,這样把资金釋放出市场才能令市场活跃。在我所知道經济原则,资本它是聰明,求生本能非常强。政府政策是引导它,而不是把它鎖在某一个地方。如果它停留,通膨会把它抹去,有心人会制造假像令它消失。但最大伤害是大规模人类災难如戰爭或疫情,或天災把它徹底抹去。



Sunday, June 6, 2021

遠古某员外的慈悲vs现今某国的慈悲

遠古时代某一区域,內里有很多村庄,這些村有的非常强大,资源丰富,它擁有強大的攻击力,有的村是中上,而大多数是弱小村庄。某一天,這区域遇到天災,那強大的村某員外就下令把災难必需品不可外傳,区区几百个村民竟然积存了几年几千人的必需品。

春去秋来,災难过去了。但這災难过去是附近的村落都死伤惨重。某员外就接到货倉管理员的報告,積存的必需品要过期了,应该怎么办呢?某员外就下令,问一问友好的村要不要,賣給他们吧!管理员回答,友好村已经在這一段时间廿四小时开工已经可以自給自足了。某员外又说,那我又想想吧!

在某员外想一想的时候,落后的村没死於災难的已经断了每天糧食和療伤的藥物。某员外又想了多兩个月,死亡人数每天增加。某一天某员外心血来潮,说好吧,把积存賣给他们吧!

但可悲的是,落后村庄的村長当收到這些必需品,还刻意奉承,说某员外悲天悯人,有一颗慈悲之心,滿嘴都是感恩某员外。

看到這里,我不禁要问那些在兩个月前因缺少必需品而死的人甘心嗎?可悲的是,村长们还拼了命以迎接這迟來的必需品而跪谢,再说送到的必需品只夠村里1%村民可用。那为何某员外还不下令他村里的製造业把必需品增产呢?还要等某员外下令才可以,为何呢?奇怪哉也!

幸运的是我不是以前的村長,也不是現今中等国家的领导人。如果我是,我的鞋己经把送货來的议员的臉打上了,嘴里已经把他们的祖宗十八代罵了一篇,也会问一问他们,死去的人寃不寃枉?

Saturday, June 5, 2021

戒石銘

宋太宗在“令箴”摘取十六字立石碑,就是“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大約的意思就是“官员们你们所领取的薪资,是民间血汗钱。人民你是可以虐待,但上天有眼你瞞不了祂的”

如果每个为官者都以這十六字去做好本份,我相信差不也差到哪里去,只因心里面戰戰竞竞把每一分血汗钱用至極处。

当某一部份人为了抗疫而犧牲了養家活口的生计而待在家里,却有無数的大商家和他的大工厂和几十万人以各种理由开工赚美金。這种做法令那某一部份人情何以堪呢?犧牲了吃饭錢成就大事业,只能说真偉大,但晚上肯定徹夜难眠。

当身边的人还把简信内打了疫苗会死的消息当真时,我心里不禁伤感。为何基本常识如此的低下,再说我处的地方是都城,他们的手也握有最先进的手机,套取科学的数字如此的方便,还相信谣言。如果是真,那今天廿亿人打了疫苗的人还在嗎?一个人打了疫苗而死是个别因素,而不是全部人打了疫苗立刻全死,那和事实绝不对稱。例如駕車和搭飛机遇到意外伤害一样,而不是全部人一駕車或全部人搭飛机立刻死,那是兩碼子事,而不应该言之凿凿也把谣言当真,可悲也!


Thursday, June 3, 2021

去了那里呢?

很多人都在关注染疫数字,而我却在担心一包飯和一包麵的价格。从MCO 1解封时,我时常消费的熟食檔有的起了五十仙或一元。当MCO 2 解封,又起了五十仙或一元。那当MCO 3 解封之后,会不会再起价呢?這是我的憂慮,也可能是薪水一族共同的担忧。以經濟角度看,如果持续如此的漲价,加上失业增加和工资停滞会令大家生活更艱难。如果中上層消费者受到衝擊,而下滑至中下層,那需要五年至十年的修复,时间可能会更長如果政府政策不到位去扶持。

再算一算人民一天的食物消费,预算一天三十元一人吃早,午,晚三餐。如果是二千八百万人那一天共是八亿4千万元,十天八十四亿,一百天八百四十亿,三百天二千五百廿亿。但国家用了3千4百亿紓困却没有关大家三百天,疫情还如脱薑野馬四处奔波,是不是子弹全打空漂了?

如果以商家的角度來计算,打五折一年在人民的吃飯消费有一千二百六十亿以上,那是大生意。如果盈利是十巴仙,那是一百一十六亿。以此类推如果大家被限制自由三百天,政府主導中央厨房,政府最大可能回收二千五百廿亿,打五折最少也有一千二百六十亿,也可能会有盈利。

以上的算法只針对全民有飯吃,其它就不考量,只因对抗非典型疫情,也应有非典型手段。中央銀行每下调商业銀行的儲備率,它会在市场增加十倍流动性资金。政府的纾困也一样,也会在市场增加流动性。但十五个月过去了,三千四百亿资金仿佛沉入深渊,没有动靜也仿佛消失了。

例如美国,日本,香港,台湾的紓困令它们的房地产价格飛漲,股票指数上漲和通澎升高。那如果没因紓困资金把流动性提振,那资金去了那里呢?

Wednesday, June 2, 2021

怎么办?

从11年五月至今,馬股和先进国家市场的走勢背道而驰,它的好处是当全世界大调整时,可能下滑衝擊力会減少,但它未来的升高也会緩慢。

自从第三次全面封锁开始,大家都焦虑這是否有效!说一说中国廣東在上星期其中一天发现了兩例在地感染,他们就开始了普篩几百万人次,未发现有感染者,三天过后,他们又开始对已普篩第一次的人再做普篩第二次,這次发现了廿多例無征兆感染者。他们已经半封城了,附近城镇也开始普筛了。他们一絲不拘也努力找出感染者,這就是“防疫”的工作,没有什么考量經濟的问题。

其实馬国政府己多少透露了他们封锁的原因,只是不讓医疗体系崩溃,而不是把感染者清零,可能他们認为這是不可能任务。

最高兴应该是没有職務要施行的公務员,他们还可以领薪资加紓困资金。不用工作也能加薪,真高兴,再封锁多半年更好。

所以我的理解是馬国只作“舒缓病疫”,而不是防疫,它在未来六个月的病例会上上下下,直到疫苗打至40%才可能把病例壓至个位数。

所以馬股走勢会如此,仿如不屬於現今的經濟体系之中。其实這也是中小企业和上市公司的困境,只因他们做生意喜欢抄袭,而不去海关总署瞭解一下馬国一年總入口超多的货物,研究一下可不可以在地生产,那肯定是大生意。也提醒一下政府不要鼓励房地产高漲,收租政策和做中间人收佣金的习惯。把REIT 项目苛重税,令這些资金鬆綁去做其它有更好发展的項目,以令年轻一代在職場中学习和成長,那創新的项目可能会出现,把不具备生产力項目撤除因为這会令在職者没有机会成長而工资停滞。這样有可能下一次的災难,可能就可以防疫了。而不需要MCO 里有什么CMCO, FMCO 乱七八糟的政策,而只需一个指令,全面執行。也不用什么跨州申请之类,只因为有一个執行力強和靠得住的政府。也不用注册才打疫苗,只要一張身份证就打,也不会有什么预約而臨陣逃避的问题。

哈哈哈哈,這只是我自己太天真的想法!以令各位有纾一口气的机会,把壓力釋放出来,罵一罵我,可能不会再悲愤!



人民币

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如何把自己国家的货币国际化呢?它的汇率往往会有一个無形之手在干涉,而不会任由市场去定价。這也無形令金融市场对它存有疑惑,也令其它国家的六十多亿人对它没信心。人民币己成为IMF的SDR內其中一个货币,那不是国际化了嗎?那只是一个过程,只因为貨品交易是中国人民币支撑的理由。美国以金融服务领先世界各国,而中国却以国际贸易领导全世界。至到今天,金融服务还是领先,只因美元领导世界。

但如何把一个货物贸易的货币成为领导者呢?那才是真正的王道也比较公平,因为你不可以只印鈔票而令全世界人供養你。但货币国际化过程却和社会主义制度背道而驰,這仿佛是不可能任务。

我们再想想,以貨品贸易为主,当制裁某一个国家的貨品时,多以加增关税或進口时要得到優先批准的条例來阻拦。中澳的交恶,中国所需要的产品全以美国产品替代,而受伤全是在澳洲的原产品商人和生产者。所以澳洲只能去找市场而不是没有活路。而以金融业为制裁,整个国家会陷入停滞,例如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的困境,仿佛和世界脱鈎。

中国政府可能在想,如何擺脱美元的恶梦,以便下一个泡沫破裂时,以便把伤害減至最低。他们有一个佈局,強力研究数碼化人民币的可行性,是不是以数码化人民币成为全面国际化呢?而且以這个工具把依赖美元减少或更本不在需要以美元做国际贸易呢?

世界各国都领教过美国以美元欺负的苦头,也领教过美元貶值的痛苦。誰都不想如香港特首一样以現金领薪资,只因給美国制裁了。

Monday, May 31, 2021

价值

新闻的价值在那里?它的价值在於不亢不卑的把发生事实寫出来,而把這讯息公开化,以便給社会大衆一个知情权。但如果一个新闻內容有了太多形容词,和尾端记者已寫了結論,那免不了有認知定位或帶風向的嫌疑。
例如某天一場意外火災发生了,记者在新闻內寫屋里住了一个嫌疑犯和他的家人,他被火燒死了。最后一段又寫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以結論。那不是新闻只是评论。那就有帶風向的意图,大約的意思是说,昨天燒死一个该死之人。记者要大家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当大家说起這一件事时,会跟着強调“昨天燒死了一个该死的人”。而不去瞭解为何会有這意外的真相,也不会再探究是不是真正的意外或是人为疏忽。那会給不负责任的人一个逃脱的机会,而事实却被永远掩盖住了。

又例如,有一天水断供了,记者又寫這是因为大家丢垃圾令水污染了,所以要大家一起负责,最后結論又说如果大家没有同理心,应该承受這結果。如果纪者是盡责的他应该是访问当权者和供应商,把它所说的報告一一刋登,再把攝到照片去对照,如果和供应商所述事实相反,应该再向询问一下,而不是一开始就结论。

如果一个讀者没有理性和分析的能力,那事实永远看不到也听不見。那就是所谓上学学习和讀書为何如此重要,如果学生是認真学习,他可能不会记得全部公式和方程式,他也可能没有上过大学,但他永远会反问,思考,擁有理性的分析能力,也会对个別谎言抱有懷疑的态度,而認真求证。

有了理性分析,当做投资决定时,心目中会擁有買或賣的价格,而不是如三姑六婆的揣测,而永远跟風。自主权永远在手里,而不是听信谣言。

我不是媒体人,我每篇文章都帶有个人观点,可能会錯也可能是对,但却有令别人去找真相來辩论的基础。民主的基本权利是作为媒体人有自由報導的权力,却没有言论自由的权力,因为他有义务把事实公告於天下,如果把自己的观点強加於事实会不倫不类,但如果他以一个平民的身份却有各别观点和言论自由的权力。兩者身份不可混淆,這才是盡责的媒体人。

寫了一大堆,只因看了很多外国媒体对亞洲国家的新闻,令人觉得帶有意识形态的新闻会令世界关系緊張,对和平稳定的社会帶來了许多威胁和挑战。也令各别族群增加了防御和保护的心态,這对人类永久发展將会有阻碍和停滯。


Saturday, May 29, 2021

离开咖啡屋

当在听“走过咖啡屋”這首歌时,清清爽爽的旋律,不經然对其中一段词感触颇深,“今天您不再是座上客,我也就恢复了孤独”,很貼切把受疫情影响的餐饮行业和服务业的个别狀况,很深刻的描画出来了。

合唱加二重唱的歌曲,如果獨自唱總是少了一点味道。這猶如政府部门的不協調,總是不对味儿。

上一篇文章有提到信心对銀行业的重要性,股价在上下浮动时,又何曾不是呢?有些上市公司的已经亏损三年或五年以上,但它的价格却比其它有盈利的公司更高。在股市去找這情况,比比皆是。所以当您刻意去躲避它而不買时,您只能錯失机会。不是强调這种现象是对,但長期盈利的公司需要有耐心去等待,而現今廿一世纪的狀况,永远是计划跟不上变化。長期反而变得不切实际。例如廉价航空业,娱乐,旅游在兩年前是如何的風光,但短短十多个月,却变成了燒錢的行业。

我时常说做政府不应该用贵族的思维去施定民生政策,也不应用富豪那一套去控制災难。因为貴族吃饭去酒店,穿衣買最新的,以這种思维去定政策,結果是酒店林立,水电供应平稳去酒店,而医院,鄉村却永远缺水缺电。而用富豪做法去控制疫情,往往是有錢買到病床,藥物。没錢只能等待死亡降临,而亡体只能丢進海里。更可怕的是,明明有现货藥物在世面上銷售,却应指定某一个品牌好用,但却是在操弄生产某一个品牌的股价,而谋取暴利。

政治人物最可怕的是用数字轉移实况,例如病牀總数是一千个,用了五百个,他就告诉人民医疗充沛。結果是五百个还在廠家那里,要三十或五十天才低達。或五百个在货倉,原来已報廢了。

走过咖啡屋,而不能進入,只能遗憾的离开遠去,所以只能是“离开咖啡屋”

Wednesday, May 26, 2021

算法

病毒感染力为何如此强,我所理解病毒Covid 19 的特性:-
1) 它可以从生物尤其是人类之间傳播。
2) 它会在人类身体生存和击败人类的免疫功能。
3) 它可以在人类隱藏三至十四天,而不会令人类身体发觉,至到三至十四天才令宿体有不適的感觉或发病
4) 它可以長期隱藏在某人身体,而后消失。

当病毒Covid 19有以上的特点,再加上人类是群居生活加移动特性,感染這病毒的机会真是太高了。

防疫如果是半封闭或半隔离的政策,那病毒特性3) 和4) 就会令病毒如鱼得水般侵袭人类。当第三特性发酵,如某人在第三天以上才会有征狀,再加上某人是活跃份子,他可能已经把病毒傳染百人以上,以此类推,如第四天或至第十四天才发病的病者,它傳染的人可能是無数人。再加上被感染者又成为主体,這算法要精通算术者才可算的準確。

那如果特性4) 呢?那病毒己经可以通行無阻的傳染,当被傳可能需要三至十四天才知道被感染,那被染疫的算法更驚人。

我记得当过了MCO 1时,封锁解了之后,有人问过我,当沙巴選舉之后会怎样?我隨口一答是三千病例, 那时还没啟动MCO 2, 每天染疫只是几百。

当MCO 3 开始时,我又推测会至每天一万例。当然這不是我嚇人或特意伤害别人的感受。我只是想当病毒特性3) 或4) 发揮时,半套做法会令病毒高兴,因为它们有的是机会尋找新的生命体去活跃下来。所以我总结馬国需要疫苗阻挡病毒,而感染数字已不重要了,因为没有施行一套有效的阻挡牆。

再说,病毒在大幅侵袭某一族群时,它遇到了免疫力強的人体,它也会变体而变得更強去攻击。所以在英国,南非,印度都出现了,WHO把它们命名也头昏脑胀。各地医者也没办法一一记得,就把它们命名为“在英国变化了的病毒”或“在印度变異了的病毒”。而不是特意把国家污名化。

我不是算术專家,也不是病毒專家,所以以上所寫可能有一点不足。

当然算法也不可能用以買賣股票,因为股票滲入太多人类本性的七情六欲,算法只能衡量公司当下的状况好或不好,未来和历史永远算不到。

今天香港股市已突破了二万九千了,那令我驚奇上漲的走勢已经上軌了。

生活

我时常在思考,究竟一个經濟体应该靠民生实体成長,或利用金融体系成長,那一个比较实在呢?

当国家的领导層把股市,屋价,土地的上漲当做是自己的政绩,或認为這就是人民生活美滿幸福的指标时,当泡沫破裂时,他会怎样做呢?

他可能会
1) 下令中央銀行下調利率,就算通膨在高漲。
2) 把上市公司的债务公有化,以国家的资源收购。
3) 下令把商业銀行的流通性提高。
4) 每一个通告,都会隱約暗示牽連某一个上市公司。
5) 把自己所屬黨的资源,用以控制某一领域的上市公司。

金融体系是从零至高点,从来都是以信心支撑,而业绩和管理良好永远佔很少的比例。就有如当大家都認为某一间銀行付不出提款时,或某一个项目亏了少少时而這也不会动摇一年的盈利。但往往从一个小謠言开始,大家就开始立馬去提款。那时候,根本没人理会它三十年的盈利记录,也不在乎什么良好管理記录。

以金融业为业绩的领导者,我的看法是他身边一定全是什么政治世家,上層精英世家,贵族之类。他们一起努力制造更多财富和资源,但从不会流入社会中下層。当遇到挑战时,他们会说這是叢林法则,強者生存的道理。

平民百姓只知道買股票,買保险,買基金,買房产,但都是用一分一毫的血汗钱買的,也不知道如何,也不知道几时当泡沫破灭,血汗錢没了。只能用余生赚钱还货款。這好像以前的佃户,和土豪租地,但收成不好,只能賣兒女以还租。

以前时常会说,当年級大了,買一塊農地,种种菜,釣釣鱼以渡过余生。但发觉到盖一间草屋,没本事。耕地会但种稻却不会。挖个池塘也不懂。砍柴会,但那一种木呢也不会分类?煮饭会,但煮菜不好吃。天啊!這就是基本生活所要,不如一平民百姓。我说這,不是強调我多無用(不过真的是生活白痴),只是要说,是不是在現今的教育体系,政府政治或个人所慾漸漸往金融体系靠朧,但這体系往往不是我们這类人可以參予,而往往是被淘汰者。

而对理科中原材料知识的無知,却是生活所需,例如苾片有多少种类,一个汽车需要多少不同的苾片,一个手机,电影机需要多少苾片。面板是用什么材料制成?什么鉄沙,鉄礦石,鋁,鉛,玻璃和面板的分别,泥土和混凝土怎样分别,水,水銀,氮,氪什么程份,通通不懂。世上有多少抗体疫苗,也不知。米,糙米,什么七色菜,茶全不懂。哈哈哈!原来我真的是生活白痴。

当国家消费部和科学部有引進原材料專材,就会知道人民是怎样利用土地,環境和原材料來过日子,而不是只会強调什么公積金來投资之类的廢話。不会在抗疫过程中,把规则定的一塌糊涂,也不会疫苗外求,只因为没有一间生技公司在国內。也不会发生什么仲介把民生用品以高价賣给平民。

Monday, May 24, 2021

数据

在网上看了一个数据,从一月至今平均每百万人每星期染疫的平均数,除了印度,馬国排名第二,達至1057人次。那还是一月开始的平均数,如果以四或五月开始计算,那大家染疫机会将大幅提高,這一个驚奇的数字。

另外一个驚人的数据是听说馬国己用了六千亿馬币來抗疫,而根据领导人陳述,如果再全面封闭,还需要五千亿。這数据無从考察。只因为没有透明机制,錢用在那里也没人去问,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根据中国武汉的官方数据,三个月封城用了一万亿人民币,人口大約一千万。但他们供应了中央厨房和方倉医院,也把全国医护人員送去武汉大量支援,而且大量檢疫。

三个数据,第一个是公开的数据,还在滚动式的收集数据。但最后一个却有了結論,中国武汉打胜了一戰。第二个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因为就算数据提呈予国会,反对党也会根据政治考量而選擇性攻击。就有如GST退款事,拉曼撥款或追回贪污款项用途等等。

談了三个数据,是因为股市的变动,包含了上述三种狀况。一间上市公司的營业,资产,负债和盈利,是滚动式的变化,有如第一个数据。

一间上市公司董事和管理層如果選擇性公布数据和消息,第二种狀况的数据会呈现出來給大家猜测。

而第三个数据就是当上市公司投资的项目完成,而盈利或亏损己是結論。

教育和理智是分析以上三个数据最好方法,但每人都会有先入为主的思维和崇拜领导的心态,要理性的分析是很难的。

Friday, May 21, 2021

無能和能力不足

“無能”和“能力不足”是不是同义词呢?我認为不是,例如一个公司的職员他拥有做事的能力,而公司却派他去管理人员,這可歸泛为“能力不足”而不是“無能”。
無能的意涵可以说是一间公司的业务,他没有一样可以胜任。
今天有一个報社的撰写者,请大家不可以罵政府無能,只应大家还没注册接种疫苗。這概念有点怪怪的,是不是有注册的就可以罵政府無能呢?我本身也不認同罵政府部门無能,我只能说部長無能为力,只应他们只善長搅政治。就算换了升空黨的议员做部长也是一样能力不足,例如人家的捐献疫苗的信和诚信也没有去認真查證。

衛生部官员可能有一倆个真的無能,也可能几十个部门也有一些真的無能,再加上一大堆州政府官员也有一些無能的。所以小数加起来也可能会祸国殃民,尤其把這种無能加上能力不足成为高官时,就可怕了。

馬国的半島地域,有太多管道可引進外來人,再加上管员们只懂引進外勞和运出津贴物品给别国消费,這样去控制疫情有如老鼠拉龟,無从入手,也猶如头疼医脚,乱下葯。

第一輪全面封锁得到人民支持,是因为高達160万公務员支持,不用工作而有薪资,何乐而不为之呢?

第二輪就調整了全面封锁的内容,因为政府发觉原来經濟动力在人民,而不是公務员。

第三輪和第二輪一模一样的封锁,就发觉到原来没有效果。所以又听到声音要学第一輪了。

無能的头脑不可从教育中学习,能力不足可从教育中学习。但把無能去领导能力不足的人,后果不堪设想。

在股市廝杀中,無能根本踏不進去,只因开户口也不知道,又如何踏進去呢?能力不足如我之类,只能给精干者宰杀。

现今馬股和匯市的走勢反映了政府的能力不足,也呈现了国际買家捨棄馬国原因。一个App叫大家追隨,但追踪的功能失败,现在反而给這个App收集了大多数人民的数据,而這些数据可能以后变成了商品,惠民没有反而把国家人民安全数据拱手给商业。

就好象提款机征收一元提起费用,已经撤销一段时间了,銀行獲利没減少反而增加,這証明了其实那一元給了銀行业肥貓得到更多花紅而己。所以政府应该对銀行业者规定永远取消那费用,应该多做取之社会用於社会的善舉。

也告诉电信业者,不要把政府優惠网费,強制消费者改配套,才能享受那補贴,這樣又如何把補貼功能发揮到極至呢?

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漲,令中国国務院星期三下令调整政策。我所知道是相关的漲幅有大部分是投机,而基本面的漲幅缓慢。所以调整是正常的,這一波的漲勢会不会停呢?我給予自己的答案是不会,因为美国聯联邦储備局在2023年才会考虑升息,除非在美国不合理通货膨胀連继出現三个季度。

当然馬国股市还会继续下跌,那是因为政府的能力不足,疫情会暖和只能等疫苗施打率至30%,但绝不可能是依靠他们的措制有效。

Monday, May 17, 2021

估你唔到

在上一周,全世界股市經历了調整的过程。美国新的通胀指数是4%,再加上空缺工作是八百多万个。穩建的平衡点已经有了缺口,美国人享受了紓困補缺的甜头,工作已经不重要了。
香港在上兩个月無数次在二万九千点掉轉向下,而在這一次调整中在二万七千守住,下來的上漲勢头会令人惊叹。
台湾在2019至2021四月的上漲,会停止。而一万七千点会成为非常大的阻力,以后的三年也难突破。台湾股早应该下滑,现在疫情泛滥下,才狠狠下挫而不是慢慢调整。
東南亞各国在疫情暖和下,会上漲10%以上,這样的推測是中国会把它多出的成長动力轉給它们,而把自己維持在6%以上就足够了。這样美国的振荡会在亞洲伤害最少,也利予数字人民币的推廣。
股市永远在小投资者眼中是“估你唔到”运行。但在有策略的金融机构,永远有一套上漲赚钱,下落赚钱的方式。
在這几天的下滑过程中,小投资者应该遍体鳞伤。但守的住的人,应该有机会回本。如果大胆尝试,而作平均价,少少盈利会有。

以上的预测,是大胆的。但疫情之下,大开大合的走勢是必须的,因为去年與今年和往年的稳妥推进的經济走勢不同。没有常理才符合当下行勢,也令人期待這修复期不用太久。

所以标头用廣東俗语“估你唔到”。而下一局应该是什么呢?

Saturday, May 8, 2021

風簫簫兮易水寒

荊軻要行刺秦王政时,他的朋友高漸离所做的曲词,這令人悲壮且傷感。
有這个感慨是因为看了南亞大国失控的疫情,又比较了本地的疫情,如果就人口密度來说,其实本地己接近失控。
去年我己就這管控和几个商家朋友爭論不休,而为了我的言论,他们己視我为冷血之人。我反对去年的管控,只因为
1) 太明白官方只为了响应别国的做法,而本身根本没有别国的施行力和决心,他们只
管控了第一層,而忽略了檢疫的重要性。也不知道人民日常活动和怎样过日子,爆发点可以说無处不在。在職場的經验,己经告诉了我,他们擁有超爛的施行力。
2) 那时所定下的罚款对大工广來说,只是九牛一毛,一个季度的净盈利有十亿工厂,就算天天罸,那区区几十万或百万,谁会在乎。
3) 選擇性管小百姓,而忽略了大商广,而第二階段的工厂几千人染疫就是最好的事实。
4) 而反对党和媒体根本无法去監度,只因一路來政府运作的体制根本可以打横行。

自由,民主的国家,把疫情控制的錯漏百出,又何必每天把人权掛在嘴上呢?它们所制定的做法根本赤裸裸把人们推向死亡。

所以人们和媒体谈论南亞大国时,我就自作聰明叫他们想想办法怎样建议怎样管控本地疫情更好,又何必对别国说三道四呢?哈哈哈哈,我又开口得罪人了。

壯士一去不复返,为了挽救病人的医护人員,只能悄悄然为你们打气。

Saturday, May 1, 2021

天若有情天亦老

在四月份资金市场落幕时,人民币和新台币今年对美元的有很大的優势。但兩国的实体经济却是不同的方向。强势的台币令台湾出口商少赚了,而屋价高,股市上漲,工资停滞。這样的狀况会引发大調整,唯一可延续這狀况的,只能寄望各国疫情持续,調整才会一年以后才发生。中国政府反而把股汇打壓,以国有上市公司把指数浮动在3400 至3500。以新法规把互联网公司的陋习一一清除。而中国政府预测今年GDP 成長为六巴仙以上,而不如世界所预测。他们可能相信每次的大災难之后,会有預想不到的災难发生。而寧願放弃高成長动力,以備未來的挑战。

那一个的做法是对的,未来半年就知道了。但如果是我,我会選擇中国的方式,因为未来生活的延续性比区区几个月的增長才重要。

上期推荐的原产品股是因为几个原因;
1) 通货膨胀只因印鈔票。
2) 去年生产力停滯,而原产品生产商预期需求下滑而減产。
3) 气候变化条例令中国限产能,而不能应需求而把产能提高。
4) 美国把基建预算擴大,而令未来原产品需求更迫切。

但這只能是一年可操作的股价,而下来就没有它的吸引力了。在香港破了三万点之后就一路下滑,而在四月有了几次突破二万九千点,但匆匆的又下了。以香港在亞洲金融的地位,它不应该在开打疫苗后有這样反复的走向,這令人诧异难明。

有人会问,馬国的疫情会不会好呢?這令人趣味的问题,问得好!

想一想,上市公司的老板想要和市場拿錢,現在的藉口是生产手套,以前是做屋业发展商。以現有和以前的政府的能力,它们只能看别国做什么,就学什么的。MCO 关了3个月,只因有了2百个病案。而三千病例却还在想简单MCO。为何那时关,只因别国和社交媒体,网络一片关声。但别国在关时,做了什么,他们有学到嗎?罚款从一千上升至一万,中病的人越多,那个環節出了问题呢?

做工时,有些同事做每一件事情都認真,而有些是大声和耍嘴皮子,結果如何,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以上的情况,股市不会如去年般有一大波菜鳥赚钱,而高操作的技术性越來越需要。而去年菜鸟以一万赚十万的狀况会令他们在今年面对困扰。

资本市场永远是把新手淘汰,再換一批新血,只因那快速的新層代谢功能才能把股市的价格撑住而踏入新高点。那有如古词,“天若有情天亦老”。几百年后,下一句,“月如無恨月常圆”才对的工整。

Thursday, March 25, 2021

春夏秋冬

是不是居住在四季轉換区域的人,会比较多愁善感呢?
春意盎然,夏日炎炎,秋意蕭簫,冬雾霾漫。没有四季替換的地区也只能有漫漫雨水或沙塵滾滚,那人们只能在雨季或乾旱里長期作戰。

政治是人们开始群聚所洐生出来的制度,但只因制度的缺陷而令少数人操控了。經濟也因制度而产生。说白了,人们为了生存就会有衣食住行的活动,而活动产生了軌例,而既定的軌道而慢慢产生另外的活动,而活动多了慢慢有了更好的需求。而熟悉活动的人们漸漸强了生产力,而自己所需更本不需要而滞留了多餘。所以开始了交换物品,而人们开始醒觉了地区和本身的長處,而專注於生产某一产品,用於交換不同地区更好的生活所需。

但廿一世纪的現在,有一个国家没有了生活产品的供应链在2008年至今却印了八兆美元來供養了三亿多人口。這公平嗎?

在十九世纪,金本位是国际贸易所需要的,以認定一个国家的货币的价值,如果一个国家要发债,需要以黃金作储备才能发行货币以还债,但如果没有黃金储备要发行货币,国债要发行需更高利率或货币价值贬值。

当美国在第二世界大战之后,1971年美国撤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金本位货币体系崩塌。美国还制定了汇率Switch 支付系统,也把能源以美元掛扣,這制定了美国的横行霸道的rule based order。

大家可能说這不过是小事,也不关您的事。但想一想当有一天您国家的政府得罪了美国,它决定制裁。您要出国其它国不承认您的货币,你要怎么办呢?或你的公司是出口商,或是進口商,您将如何是好呢?
美国可利用Switch 系统知道每一项交易,它可以选择性的說你和恐怖分子交易,而在全世界通緝您。中国华为公司的女公子,就這样在加拿大待了几年。
那系统是全世界銀行在用,如果被制裁了,没有一家可以提供服务給您。
所以在上星期的中美会议,美国国務卿才会指责中国没有根据rule based order。而中方的反击,真的大快人心!
那不是民主,自由或人权的爭辩,而是实实在在的以武力強迫的要脅。

说实话,以人民可以投票而定义为民主,那只是假民主,只因政府內有许多部门是少数人制定了政策而影响了谁可以出來被選。而各黨派內也有各委员会决定谁可以選会長和领导层。而往往有智之仕在層層假民主制度淘汰了,也永远不会为国为民,只因为了大位而奉承少数委员们。

例如,一个委员制定一个人要選您一定是贵族,家有万贯财富或政治世家或您爸妈不是強盗。就算您是在民调领先,也不可以選。以间接少数人的决定否决了大家公認的總統。也好像联合国投票,大家赞成但給五个長任理事国否决了。投票还是民主嗎?所以说可以投票就定义为民主国家是一大騙话。

开头寫天气只因为冷暖自知,大家应该心里有数。说回来,通膨会靜悄悄來,大家可能没感觉,但可以想一想,你在去年疫情时,电油是多少,一碗面条是多少?可能是起了50仙,您不再意。但這是現兆,慢慢的会漫延,但薪资却在這段时间凍却了或低了。

没有冬天的寒冷,却心里却涼了。那以來,以原料生产企业的股票会不会起飞呢?我本身只看好銅,鋼和金属材质的公司,你認为可以嗎?

Wednesday, March 17, 2021

寻寻觅觅

十亿儕疫苗,印度、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在上星期四国会议宣布把這捐给東協。這令人有很多疑惑;
1) 为何不是現在或下月呢?美国自己宣布在七月四日(美国獨立日)全美打完。
2) 那一种疫苗呢?
3) 各国都预计在今年夏天开放边境,那他们四国是不是把東協十国决定了明年中才可开放呢?
4) 緬甸局勢不稳,越南是他们四国口中的共产主义,泰国也是軍方統制,那他们又如何分配才妥当呢?
所以,听听就好,不要太認真。

猶记得在97年,亞洲金融風暴时。美国的美元令東協面临大災难,只有中国答允不把人民币贬值。把前为拒狼,后为拒虎的问题硬生生只把全部精力面对前面的狼,而虎却幫了東協一把。幸哉,幸哉!

当一人要愚弄另外一人时,会放空话,例如;
1) 你在每月三十二号來找我借钱吧!
2) 老板会和你说,努力吧!一定不令您失望!
3) 上級和你说,下一个升級会是你。
4) 政府说别担心,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听取了民意的!
5) 议员说,人民要我跳槽!所以我遵循民意。

以上所述,差不多每人都听过,那一个是真,那一个是假呢?

有时不明白,为何人民都有一張身份证,打疫苗为何要另外注册呢?是不是怕那个App 赚不到錢所以什么東東都叫App做呢?应该体谅鄉民网络的不方便而且貴,而把身份证定为可行之法呢?只要把医疗車开進每一村落,就可施行了。

当大家都在寻觅时,当机立断是必须的,因为议员都如他们自己所云* 为了人民,什么都敢*!


Friday, March 12, 2021

大崩盘,不会!

最近香港,美国的股市如过出車,一起一落彷佛是美债值利率的上升所影响。历史记录是值利率上升是讯号,但以前的值利率上升是股市崩溃了才上升,或是股市下跌前已经上升了呢?

我只是想如果我有一大笔资金進入某一国的股市,我会把资金買入那一国的政府债券,又把债券押贷给那国的銀行,以得到更多资金支持。

当管理资金者都有同一買入概念时,那国的值利率会下降,反之会上升,這是短期操作资金的必然結果。

1997年,亞州金融風暴就是如此,大笔资金流失,利率飛漲,汇率下跌。

很多评论家在今年二月尾,三月开始时已就美债值利率的上漲定为大调整的到來。香港也从3万点一路跳水至2万八千点,但事实是如此嗎?

其实香港的下跌可能是几个理由促成;
1) 交易所漲了0.5% 的交易费,
2) 中国的上证指数盘整,而影响南下资金,它是中国当局在做一些內部政策措施,它们可能要做大事了?
3) 香港在修選舉法,所以资金在观望。

在过去的历史,每一次的大崩盘都会有不同的理由,所以我建议不可用过去的崩盘來依据。就是因为没有依据,才能造成大崩盘。唯一可靠的是,每一次都是人为因素,就是贪婪和私利所造成的。去年的疫情下,算不算崩盘呢?我的看法那不是崩盘,而是调整,因为如果崩盘,它所造成的金融体系结构的破坏是根本性,需要各国政府修订法律以制止。但没有見到這一动作,它猶如大風暴,大地震,自然灾害一般,但這次的是大面积自然灾害。

所以,這一年会有调整但不会崩盘,這就是我本身的看法。

以前每一年,我都会抱怨雇员公積金局的派息超低。但今年我反而赞赏,只因为当一个投资基金給人民拼命的提取和大量失业而减少投入时,在资金困难调控下有正成長是非常了不起的操控。

Saturday, February 20, 2021

千变万化

本来打算继续寫关於人类制度的生活方式,但财经过去一个月已经历经轉折,应该好好檢考一下。 在过去的几星期在美国发生了几件事,
 1) GMT 股的大起大落,也被定义为小户对陣股市大鱷。 
2) Tesla買入比特币,也令一个比特币突破了五万美元的价格,
 3) 生产宕页油的美国的Texas州,面对暴雪侵袭而断水断电,
 4) 美国道指突破三万一千点。

 在亞州,有 
1) 香港股市从二万六千突破了三万心里关口。
 2) 日本决定奥运会照原定计划舉办。
 3)香港,澳门和深圳的大湾区的大计划开始施行。 
其它 
1) 汽车芯片断供 
2) 出口的货柜价格的飛漲,
3) 各国人民施打疫苗的進度。 

縱观以上,仿佛各别的状况仿佛不相关。在气家学上,有一个叫“蝴蹀效应”的,蝴蝶会在某一地区揮动一下翅膀,而之后在某一个时间点遥远的地方却引成了大風暴。在全球自由贸易体系下,时间上更迅速,往往某一个小时在某个地方发生变化,而下来的一秒却引起全世界某一种物品价格上涨或下跌。

 今天就探讨一下GMT 股。在网络上有了各种各样的股票買賣App 之后,上网做交易是如此的稀疏平常。而在最先进的美国,金融服务业更是领先全世界各国,所以它的平台更多。但很多人不懂,這些平台可以小额買賣股票,只因很多股票是高价,如果规定100股才可交易,会令许多人却步。這现象廷續了很多年,所以以前的散户大多数買基金來投资。

自从手机上网络更先进时,更多平台允许散户買進小额股票。当疫情开始之后,美国紓困更多,令金钱泛滥。更多小户居家以買賣股票而熱。 

紐約交易所允许賣空一间公司的比例比其它国更宽松,也会透明化公佈賣空比例。GMT 的賣空比例是140%,一小部分的散户在社交平台就号召大家顶一下,但反应却熱絡起来。可能某些大户也參予其中把股价从30美元推至400多美元。結局大多人都知道了! 

但有一些它国的散户要学,以令自己图利。也利用社交平台哄大家炒股。我的定义這些都是骗人的技巧,只因 
1) 普通交易所允许个股賣空的比例不会超过5%,所以壓低或杀除賣空大鱷是笑话。
 2) 号召者絕对不是新的散户,也可能更本不是散户,而是手头上已有一定数量的个体或經紀。 
3) 除了美国的交易平台,它国没有平台可供真正的散户们用十元持有小额股,也没有如美国的平台是買賣零收费的。

這些它国抄袭者,根本不可能做到如GMT散户们 一样把股价推高几倍的价格。尤其是把30元股推上几百元,它国散户要把几元的股推漲上一元也难,只因自私心态作崇。 

馬來西亞电视媒体更好笑,把GMT 歸类为爛臭股,它们不知道还没有开始這場遊戲时GMT 股价是30美元一股,除了雀巢公司,它比任何一家在馬上市公司的股价更高。這样是不是馬股全都要歸类为爛爛臭股?


Friday, February 12, 2021

文化


一个民族的文化如果透过書,图画,文字,語言,电視,电影和在節日在世界川流时,是不是代表了那个民族已经踏進另一个里程碑呢?

無論是透过电视,电影和大型節目以科技,科学把娱乐视觉效果发挥的漓历盡至,也告诉全世界他们已到达了另一个層次。

大多数人都看过荷里活的电影,他们电影內所呈现的是科技,科学,特技把他们的文化一一展示国家和民族的強大。

当一个民族把生活方式以表演的方式呈給大家一起观赏时,它在舞台上的设计,装置的技术就代表了他们在生活中所追求的層次,也代表他们可以做的到。

寫了這篇述说,是因为看了昨晚CCTV的春晚节目。那科技在舞台发挥的作用,对照一个国家,我们有能力和财力做到嗎?

有層次分明的流程,代表了管理的强大。
有無数的平台結合,是掌握了物理的功能发挥。
有無数的营幕,是掌控了能源和科技的供应和支持。
有無数代表人物表演,是人材輩出。
有無数的服装和装饰是供应链的完善。

每一个都代表了無数的經濟活力和动力,我本身是驚呀的!我本身的学习,是从家至某一个地方,可算出每一步都代表了一个既定成本,值不值的去做,俗称的“算死草”。也可以大略知道那某一行业可否在某一路程值不值得,或風险多大。

但看了春晚,我很震惊,只因那是無限的可能性。只因再加上無限的人口移动,那就更驚人了。那是十四亿人口的方程式,再加上一小步,或大移动,那非常的驚人的数据。只是想像一下,把春晚节目縮小搬到每一省,那是驚人的經濟锐变,再加上城市,那是可怕的数据。

此时此刻只能感叹,中国民族己在根本上打下了基础而邁上了進步的里程碑。

Tuesday, February 9, 2021

制度3

遠古时代,制度大多数是规矩或傳統,它是应各别需要而制定的,开始时对大多数人都有利,但最后漏缺只令某些人有利。它为何有這漏缺呢?只应人类都有以生自來自私的天性,不会制定对本身不利的制度。
現代人类己制定了法律來確保制度可以延续,但往往擁有制定法律框架的人也会疏忽。只因;
1) 他本身的意識形态令他拒绝接受对大多数人有利的法律。
2) 他符从某一黨派,而接受对大多数人不利的法律。
3) 他本身的利益,而制定有利自己的法律。

说回那小村的制度,族長內开始有了不同的声音,只因资源越来越不夠分配,有几派己开始如村民们想盡办法要自己成为族長。一方面煽动村民们,一方面挑衅內部。当然這些动作令村里资源全耗在內斗,而令大家生活更艱苦。 当然那制度不容易改革,只因要爭取族长的人也想有一天成为族长时令自己受益。

選舉时,反对派高舉族长腐败的政策来參選,但既得利益者当然全力護航。一次又一次的選,反对派当然会輸只应制度給予族長增加支持自己的選舉人。

有一天,时机來了,村民们和族長內的反对派漸漸壯大,只应资源在族长手里越来越少,而令反对派己经没有得到基本的供应。所以他们开始和村民们聯盟了。而村民们儍傻的高喊“改朝换代”,村民不知道這口号只是换了皇帝,而制度却没改革,村民也只能是分配不到应有的资源。 村民们没办法改变舊制度,只应那制度会令成为族长的人長期得利。 所以村民们应该喊改变制度,那才能真正改变村里的前途,而不是只令少数得利。

村民应该知道历來皇朝的皇族,那一个没有几百个或几千个僕人,那一个不是住在大於民众几百倍的屋子。还有皇帝的直接/间接的亲属过的生活也比普通人民強上几百倍。 改了明朝,来了清朝,又有什么分别呢?所以当人民得到不公平对待时,应该注意制度改革,而不是改朝换代。

Friday, January 29, 2021

制度的故事2

有一些村民当然心生不忿,他们跑去祠堂看祖辈们所留下的规矩,希望可以找得到什么漏洞!大家看了之后,只能徒嘆奈何!因为祖辈定下這制度是
1) 为了防止外來者对村里的资源垂涎而湧进来住,所以給予族长審查才給予新房屋。
2) 为了村里资源分配不予浪费,而給予族长分配权。
3)为了確保族長可以有足够时间去管理和修复,所以訂下难度比较高的選舉门槛。

时间背景不同,以前訂下這制度是为了建设和防护村民们的生活。但现在這制度仿佛已经不合时宜了。尤其是村里资源已经不可能再擴大,因为村里經濟制度已老化,其它村已经不再需要這村的產品。在有限资源可以分配之下,舊管理制度已没落。再加上獨栽的制度,已经不能忽视村民们的反抗。

但现有的制度又如何挑战呢?在以后的三十年,村民们只好默默承受住。

山雨欲來風滿楼,有限的资源至三十年之后,族长家里人也面临诸多问题。那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呢?看官们可以想,可以悲观的想,可以乐观的对待,可以天馬行空加上科幻,也可以把穿越时空的情境加進去。下来又应该用什么制度呢?

后記
在這村所定的制度,可謂之“帝王制”, 历史告诉我们它一定崩溃。

Thursday, January 28, 2021

制度(1)

说个小故事,有一条小村住了同姓同族的人,在逝去的百多年,他们都奉行一个制度,那制度可以百年奉行,只因为他们的族長都是有品德,兼大公无私。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分配的小餅,每一年都在增大,大家也不大計较谁当族長了。

但近廿年,村里却不再平安喜乐了,只因为有些族人开始想,成为族主可以主宰村里的资源分配权,也可以主宰村民的生死或把某一人定罪。大家开始觉分得到的餅越来越少,但近廿年看到族长一家好像得到很多,也越来越富裕。他们却彷佛是和廿多年前一样同一个份额,但却要分配這一份額的人却越来越多。他们就开始想,为何我不可以成为族長呢?那主持分配的权力就是我了!

再说,为何我们這一班村民彷佛个个犯罪时都很容易被定罪,而另外一伙人明明証据確凿,却能免罪呢?那一羣忿忿不平的村民,开始觉得怎样也好,一定要選上族长以爭取利益。

当他们要參予選舉时,他们才觉得不容乐观。原来要參加村長選舉,最少要有5%的住家提名才能參加。就是说如果有一百个住家在這,最少要5个住家支持。但有的家只是住一个人,有的家却住滿50至60人。但撘建一个家是要現任村长批准。再查询一下,原来村里三百多个家,有60至75%是村长名下的。原来村長家內有75人,每人都擁有几个房屋产权。

其余25%走去问一问,却知道剩余的每一家都有人要出來選。其中一个家,內有40人,但却有十个小組支持不同的人。原来人数最多的村民,不一定有权利選舉,這制度抗人啊😯!

Thursday, January 21, 2021

屋檐洒雨滴

屋檐洒雨滴,下雨时走到窗口一望,這五句词隨着思绪跑進腦海里。如果現在拿个桶去装,它会不会滿溢出來呢?如果雨继续下,這不用置疑,肯定会滿溢出来的。

看到每个国家的股市指数的上漲,就是各别国家銀行印鈔票湧入而堆积的成果。当雨停了,当不再印了,那时各家的桶肯定空空如也,后果不堪设想。

去年世界各国的總体債務是己超过一年世界總体GDP 的20%。寅吃卯粮已经很明显了,但实体民生經濟却是叫苦連天。大家都不明白为何股市还在漲,而大富豪们却是越赚越多。

其实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曾嘗过断水的經历。当恢复水供时,水務局通常都预告越靠近水坝的地方越快得到水供应,而离水坝越遠的地区越迟得到供应。印鈔机制也一样,它通过金融机构发送,但靠近金融体系者得到之后不会把錢投入实体民生經濟。它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把它投入股市,基金,和商品期货。因为投入新的实体经济需三至五年才可回報,有些可能需十年以上。股市,基金和商品是现有存在的生意模式,不需要时间經營。所以工资不会漲,失业反而增加了,只因集中都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大自然断供是物理現像,但經濟断供/断鏈是人为因素。現今的經濟理论大多数是把一个国家或族群提升至某一階段,那时中等收入者很強,很多。但再过一段时期,中等收入者停滞,收入和费用彷佛剛剛好,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觉非常强烈。但国家內的有錢人却越来越有錢,它们可能只有1%人或更少数,但却主导了国内政治制度和經濟。你認为這样經濟制度好嗎?不可否认,這制度会令某一年代的人,想到只要努力一定会成功,前景彷佛一片光亮。所以当时的執政者都会说,相信他一定会梦想成真。

春風十里,令人响往。秋意浓浓,令人悲壯。问问自己,你是否存在於最响往的年代,努力而得到关怀。而不是还在等那屋前雨,那可不是诗意映然的意境。

Monday, January 11, 2021

历史,政客,贫富,生活

炊烟袅袅起,以前的小孩们看到這情景时,知道家里已经在煮饭了,或某一个工廠正在努力生产生活用品,例如米粉,面条酒,茶,醋或酱之类生活用品。

小时候,每星期回外婆家时,總会經过一间米粉廠,他们会在露天的地方哂米粉,走过时手一定会摸一下,那米的味道也会隨着飄進鼻孔里。那只是我本身零零碎碎的记忆,不代表什么而只是对生活的开始的初体验。

今年开始,隨着二姨的离去,外婆家的第二代,只剩下几人了。岁月的齿輪,会無情的把老的,舊的一一淘汰。

明朝的万历,清朝的乾隆,是這兩个朝代在后期走向衰落的起点。那当今世界,又是那一个国家会在2020年,是它未落的起点呢?

世界的經貿方式会在2021年会有很大的改变。RCEP 和中欧投资協定的落实把全世界人口總数差不多三十亿以上綑綁在這兩大協定內了。却把倫敦和紐約兩大金融服务中心隔离在外,那将会影响什麽呢?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在這一年开始,人们会开始想,努力生产的用品值不值得用一張張只用机器印來的美元來交换。全世界六十多亿的人值不值得为美元或三亿人口服务呢?

在平民中,我听说八十后在努力奋斗还贷,九十后在拼消费,00后在网络拼关注和拍视频。而小商家也在网絡上教人家怎样做生意,這以上的狀况是以前在外婆年代时想也不会想的事。

我只会想和问,小学的老师不可能会教出一个專业,他只会啟蒙一个小学生对语文和基础的認識,那为何要听一个小商人说故事呢?教授也不可能去创造一个创新者,他只能把現今的高级知识告诉那创新者,那知识怎样运做却靠创新者把這知识引入产品中而发挥極大的效果在某一个生活用品中。

就拿5G來说,一个外行人要明白和懂怎样运作,那可能去读几千本書,因为內里的几千个專利每一个都是一个專业。那普通人又那会知道一个5G发射台,需要的电源是4G的几倍呢?如果一个国家以現有的发电基础,它夠不夠满足5G的需求呢?

那些在网絡上教学的投资專家们,会不会和你说能源戰己经在开始了,那不是傳統的能源,而是电动汽车的新电池和5G的电。而小投资者又如何知道那一个公司在做那产品开发呢?它们只会找几本外国專业基金人寫的書,背熟了而在胡说八道而己。你只需问一问他几个问題就知道他懂不懂。

1)为何一分钟的吋间內,股价已变动万千,如果他懂,为何浪费时间在這赚区区几十元呢?
2) 香港,日本和美国的投资者们如何買股票?
3) 有錢人怎样買股票?

在2020年,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以南北極端的方向相对。实体生活的悲哀,金融体系的股票价格上涨,黄金和比特币的漲幅。令贫困者更难生活,富人更富,這不是很好的现象,這会令社会更加动盪不已。在中国历朝历代的历史中,難民的不滿而作反比比皆是。世界二戰的原因也不过如此。

一个政策管理员,如果以科学依据而治理国家,而不是以各自的黨团利益而考虑国家的方向。那這个国家再差也不会差那里去。一个疫情或災难,大家就可以知道自己国家的政治人物是什么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