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8, 2021

風簫簫兮易水寒

荊軻要行刺秦王政时,他的朋友高漸离所做的曲词,這令人悲壮且傷感。
有這个感慨是因为看了南亞大国失控的疫情,又比较了本地的疫情,如果就人口密度來说,其实本地己接近失控。
去年我己就這管控和几个商家朋友爭論不休,而为了我的言论,他们己視我为冷血之人。我反对去年的管控,只因为
1) 太明白官方只为了响应别国的做法,而本身根本没有别国的施行力和决心,他们只
管控了第一層,而忽略了檢疫的重要性。也不知道人民日常活动和怎样过日子,爆发点可以说無处不在。在職場的經验,己经告诉了我,他们擁有超爛的施行力。
2) 那时所定下的罚款对大工广來说,只是九牛一毛,一个季度的净盈利有十亿工厂,就算天天罸,那区区几十万或百万,谁会在乎。
3) 選擇性管小百姓,而忽略了大商广,而第二階段的工厂几千人染疫就是最好的事实。
4) 而反对党和媒体根本无法去監度,只因一路來政府运作的体制根本可以打横行。

自由,民主的国家,把疫情控制的錯漏百出,又何必每天把人权掛在嘴上呢?它们所制定的做法根本赤裸裸把人们推向死亡。

所以人们和媒体谈论南亞大国时,我就自作聰明叫他们想想办法怎样建议怎样管控本地疫情更好,又何必对别国说三道四呢?哈哈哈哈,我又开口得罪人了。

壯士一去不复返,为了挽救病人的医护人員,只能悄悄然为你们打气。

Saturday, May 1, 2021

天若有情天亦老

在四月份资金市场落幕时,人民币和新台币今年对美元的有很大的優势。但兩国的实体经济却是不同的方向。强势的台币令台湾出口商少赚了,而屋价高,股市上漲,工资停滞。這样的狀况会引发大調整,唯一可延续這狀况的,只能寄望各国疫情持续,調整才会一年以后才发生。中国政府反而把股汇打壓,以国有上市公司把指数浮动在3400 至3500。以新法规把互联网公司的陋习一一清除。而中国政府预测今年GDP 成長为六巴仙以上,而不如世界所预测。他们可能相信每次的大災难之后,会有預想不到的災难发生。而寧願放弃高成長动力,以備未來的挑战。

那一个的做法是对的,未来半年就知道了。但如果是我,我会選擇中国的方式,因为未来生活的延续性比区区几个月的增長才重要。

上期推荐的原产品股是因为几个原因;
1) 通货膨胀只因印鈔票。
2) 去年生产力停滯,而原产品生产商预期需求下滑而減产。
3) 气候变化条例令中国限产能,而不能应需求而把产能提高。
4) 美国把基建预算擴大,而令未来原产品需求更迫切。

但這只能是一年可操作的股价,而下来就没有它的吸引力了。在香港破了三万点之后就一路下滑,而在四月有了几次突破二万九千点,但匆匆的又下了。以香港在亞洲金融的地位,它不应该在开打疫苗后有這样反复的走向,這令人诧异难明。

有人会问,馬国的疫情会不会好呢?這令人趣味的问题,问得好!

想一想,上市公司的老板想要和市場拿錢,現在的藉口是生产手套,以前是做屋业发展商。以現有和以前的政府的能力,它们只能看别国做什么,就学什么的。MCO 关了3个月,只因有了2百个病案。而三千病例却还在想简单MCO。为何那时关,只因别国和社交媒体,网络一片关声。但别国在关时,做了什么,他们有学到嗎?罚款从一千上升至一万,中病的人越多,那个環節出了问题呢?

做工时,有些同事做每一件事情都認真,而有些是大声和耍嘴皮子,結果如何,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以上的情况,股市不会如去年般有一大波菜鳥赚钱,而高操作的技术性越來越需要。而去年菜鸟以一万赚十万的狀况会令他们在今年面对困扰。

资本市场永远是把新手淘汰,再換一批新血,只因那快速的新層代谢功能才能把股市的价格撑住而踏入新高点。那有如古词,“天若有情天亦老”。几百年后,下一句,“月如無恨月常圆”才对的工整。

Thursday, March 25, 2021

春夏秋冬

是不是居住在四季轉換区域的人,会比较多愁善感呢?
春意盎然,夏日炎炎,秋意蕭簫,冬雾霾漫。没有四季替換的地区也只能有漫漫雨水或沙塵滾滚,那人们只能在雨季或乾旱里長期作戰。

政治是人们开始群聚所洐生出来的制度,但只因制度的缺陷而令少数人操控了。經濟也因制度而产生。说白了,人们为了生存就会有衣食住行的活动,而活动产生了軌例,而既定的軌道而慢慢产生另外的活动,而活动多了慢慢有了更好的需求。而熟悉活动的人们漸漸强了生产力,而自己所需更本不需要而滞留了多餘。所以开始了交换物品,而人们开始醒觉了地区和本身的長處,而專注於生产某一产品,用於交換不同地区更好的生活所需。

但廿一世纪的現在,有一个国家没有了生活产品的供应链在2008年至今却印了八兆美元來供養了三亿多人口。這公平嗎?

在十九世纪,金本位是国际贸易所需要的,以認定一个国家的货币的价值,如果一个国家要发债,需要以黃金作储备才能发行货币以还债,但如果没有黃金储备要发行货币,国债要发行需更高利率或货币价值贬值。

当美国在第二世界大战之后,1971年美国撤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金本位货币体系崩塌。美国还制定了汇率Switch 支付系统,也把能源以美元掛扣,這制定了美国的横行霸道的rule based order。

大家可能说這不过是小事,也不关您的事。但想一想当有一天您国家的政府得罪了美国,它决定制裁。您要出国其它国不承认您的货币,你要怎么办呢?或你的公司是出口商,或是進口商,您将如何是好呢?
美国可利用Switch 系统知道每一项交易,它可以选择性的說你和恐怖分子交易,而在全世界通緝您。中国华为公司的女公子,就這样在加拿大待了几年。
那系统是全世界銀行在用,如果被制裁了,没有一家可以提供服务給您。
所以在上星期的中美会议,美国国務卿才会指责中国没有根据rule based order。而中方的反击,真的大快人心!
那不是民主,自由或人权的爭辩,而是实实在在的以武力強迫的要脅。

说实话,以人民可以投票而定义为民主,那只是假民主,只因政府內有许多部门是少数人制定了政策而影响了谁可以出來被選。而各黨派內也有各委员会决定谁可以選会長和领导层。而往往有智之仕在層層假民主制度淘汰了,也永远不会为国为民,只因为了大位而奉承少数委员们。

例如,一个委员制定一个人要選您一定是贵族,家有万贯财富或政治世家或您爸妈不是強盗。就算您是在民调领先,也不可以選。以间接少数人的决定否决了大家公認的總統。也好像联合国投票,大家赞成但給五个長任理事国否决了。投票还是民主嗎?所以说可以投票就定义为民主国家是一大騙话。

开头寫天气只因为冷暖自知,大家应该心里有数。说回来,通膨会靜悄悄來,大家可能没感觉,但可以想一想,你在去年疫情时,电油是多少,一碗面条是多少?可能是起了50仙,您不再意。但這是現兆,慢慢的会漫延,但薪资却在這段时间凍却了或低了。

没有冬天的寒冷,却心里却涼了。那以來,以原料生产企业的股票会不会起飞呢?我本身只看好銅,鋼和金属材质的公司,你認为可以嗎?

Wednesday, March 17, 2021

寻寻觅觅

十亿儕疫苗,印度、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在上星期四国会议宣布把這捐给東協。這令人有很多疑惑;
1) 为何不是現在或下月呢?美国自己宣布在七月四日(美国獨立日)全美打完。
2) 那一种疫苗呢?
3) 各国都预计在今年夏天开放边境,那他们四国是不是把東協十国决定了明年中才可开放呢?
4) 緬甸局勢不稳,越南是他们四国口中的共产主义,泰国也是軍方統制,那他们又如何分配才妥当呢?
所以,听听就好,不要太認真。

猶记得在97年,亞洲金融風暴时。美国的美元令東協面临大災难,只有中国答允不把人民币贬值。把前为拒狼,后为拒虎的问题硬生生只把全部精力面对前面的狼,而虎却幫了東協一把。幸哉,幸哉!

当一人要愚弄另外一人时,会放空话,例如;
1) 你在每月三十二号來找我借钱吧!
2) 老板会和你说,努力吧!一定不令您失望!
3) 上級和你说,下一个升級会是你。
4) 政府说别担心,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听取了民意的!
5) 议员说,人民要我跳槽!所以我遵循民意。

以上所述,差不多每人都听过,那一个是真,那一个是假呢?

有时不明白,为何人民都有一張身份证,打疫苗为何要另外注册呢?是不是怕那个App 赚不到錢所以什么東東都叫App做呢?应该体谅鄉民网络的不方便而且貴,而把身份证定为可行之法呢?只要把医疗車开進每一村落,就可施行了。

当大家都在寻觅时,当机立断是必须的,因为议员都如他们自己所云* 为了人民,什么都敢*!


Friday, March 12, 2021

大崩盘,不会!

最近香港,美国的股市如过出車,一起一落彷佛是美债值利率的上升所影响。历史记录是值利率上升是讯号,但以前的值利率上升是股市崩溃了才上升,或是股市下跌前已经上升了呢?

我只是想如果我有一大笔资金進入某一国的股市,我会把资金買入那一国的政府债券,又把债券押贷给那国的銀行,以得到更多资金支持。

当管理资金者都有同一買入概念时,那国的值利率会下降,反之会上升,這是短期操作资金的必然結果。

1997年,亞州金融風暴就是如此,大笔资金流失,利率飛漲,汇率下跌。

很多评论家在今年二月尾,三月开始时已就美债值利率的上漲定为大调整的到來。香港也从3万点一路跳水至2万八千点,但事实是如此嗎?

其实香港的下跌可能是几个理由促成;
1) 交易所漲了0.5% 的交易费,
2) 中国的上证指数盘整,而影响南下资金,它是中国当局在做一些內部政策措施,它们可能要做大事了?
3) 香港在修選舉法,所以资金在观望。

在过去的历史,每一次的大崩盘都会有不同的理由,所以我建议不可用过去的崩盘來依据。就是因为没有依据,才能造成大崩盘。唯一可靠的是,每一次都是人为因素,就是贪婪和私利所造成的。去年的疫情下,算不算崩盘呢?我的看法那不是崩盘,而是调整,因为如果崩盘,它所造成的金融体系结构的破坏是根本性,需要各国政府修订法律以制止。但没有見到這一动作,它猶如大風暴,大地震,自然灾害一般,但這次的是大面积自然灾害。

所以,這一年会有调整但不会崩盘,這就是我本身的看法。

以前每一年,我都会抱怨雇员公積金局的派息超低。但今年我反而赞赏,只因为当一个投资基金給人民拼命的提取和大量失业而减少投入时,在资金困难调控下有正成長是非常了不起的操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