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7, 2022

问题在哪里?

大家來评论一下兩个小故事;

某一天有一个足球队球员去足球场練习,几个球员受伤了因为草地不合规格。呈报上去,官方们开始讨论重点要不要舉行联赛,每个球队都有各自的意见,有些堅持舉行有些却说不能,大家認为呢?

有一间大厦落成了,开始裝修了。业主已预定了一个月之后搬进去,但某一天消息传出有几層楼的天花板脱落,还有些厕所內水供应不上來。公司几个部门开始讨论,到时应不应该搬进去,有些堅持搬有些拒绝,您又認为该怎么做呢?

以上兩个小故事,好像当今国家內的政客们所说的水災课题应该不应该大选,是否大家的思维一样呢?

我很奇怪为何联赛的主办方没有去讨论怎样去管理好球场和制定一套标准程序保养球场,而不会令球员们再受伤!

我也很诧异为何那公司內各大部门没人去找装修公司讨论怎样管理每一層楼的安全性,品质保证的问题!

事故一的问题是球场不合格,事故二的问题是装修不合适,但在事故一里大家讨论要不要舉行联赛,事故二大家讨论要不要搬迁,是不是把解决问题方向都搅錯了呢?

要不要大选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令水災不要在各地区发生,如果没有水災大家可以平安过日子,政客们快点醒醒吧!

如果国家行政部门都只会在政党內选择“政治正确”的人物当任国家部门內的行政長官。他可能並没有行政專业能力,他只有政治正确的判断所以只有对他政党政策有利的事,他才会做但是却不一定是对国家和人民有利的事。

所以大家应不应该去探讨政党派出來的候选人是不是一个恰当的人物,而不是强调政党意识形态的人选呢?

如果公司內重要的人员大多数是家族成员,那只是凝聚家庭里的财政稳定,就是家庭成员都有一定的收入,但却不保证公司有長运发展的潜力。

長运的国家规划在政党內輪替,不平衡发展製造贫富悬殊的国家在世界上比比皆是只因为政党利益为先。

世界局势在如今会如此的复杂和不穩定,经济发展如此无力,在票选的制度下的弱点呈现出来了。只因大家都認为票选等於民主的观念,那只是对资本家有利,只因金钱可以关说政策的方向,曾几何时是人民的利益优先呢?所以大家也应该明瞭为何当政者和政客们來说,大选几时很重要,修整水災防災更本不重要,所以他们不会对问题对症下药因为太难了又没有利益加持。

Friday, September 23, 2022

今年冬季您冷不冷!

未来的几个月的日子里,很多北半球的国家和地域都会迎來冬天,预期大家今年的寒冬会过的比往年艱苦。

网络科技的进化,把个人的喜好收集,那俗称“大数据”,然后再把您喜欢的给你看,不知不觉您只能看到您高兴的事和物,那就是您的同温層。

所以您可能感觉“豬仔课题”很熱鬧,政治人物被定罪很高兴,大选日期在几时很期待。但您可能不知道远在几千或几万公里的国际社会的变化正一点一滴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当您感觉生活美滿幸福快乐时,厄运之爪的手已经在悄然在您四周布置了陷阱。例如;
1) 国家通用货币已在国际上不值多少钱了。
2) 您可储蓄的比例开始往下降。
3) 您的投资资金己不见了一大半。
4) 您所認识的商家朋友总是愁眉苦脸。
5) 当在国家某一区域有災难时,援助会变得很慢。
6) 政客们都在制造各种各样的议题。
7) 媒体总是在挑人们的情绪。

当您感觉不妥当时,災难已來到家们了,什么幸福、快乐一眨眼彷佛都不见了,那又如何避免呢?

其实人类的进化是靠群居生活演变成功的,所以当某一个地区有问题时,问题小它很快靠自身国家的力量修复,问题不大不小的靠其它国家幫忙,而问题大时,其它国家都开始自保。

现今的能源供给、糧食短缺、货币、利率政策就很明显的反映出來当今所有国家的做法。再加上各别執政者的能力差异再加他们各人的思维的不同,本来很简单的事就变得复杂多变。

世界上那一場戰爭不是矛盾的想法引起的呢?再加上另外的手介入其中而令爭端强度停止不了。所以不是平民百姓为历史人物,而是平民百姓成就了某些人的功勋。

平民很单纯,他用储蓄存款買了一间屋子來住,再有能力时買多一间投资收租。是不是很美滿,他想以后生病时或旅游可变现金。但廿年前的盘算,今天原来出国要很贵本来可去十个国家旅游现在只能去隣国一个国家而已。生病住院但藥从外国进口,只能有能力吃它一或二年,下來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只因有权力者迷信现有制度而跟不上变形的社会制度。再加上人类天生自私,遇到困难时总会自保为先,那是天性使然怪不得也怨不得。所以很多国家的法律条款都是以富裕者的利益规划,平民们只能拼命往上爬才能享受到公平的司法程序,不然寫诉讼的费用都没有又如何站在法院求公平呢?

当寒冬來臨时,不在環境的变化,而是您心理感受不感受到社会制度对您是否公平,所以天气再冷,制度令您感到温度时您也会怡然自得而其乐无比。


Tuesday, September 20, 2022

被动者的思维

在投资行为中,您認为自己是主动派还是被动型呢?就好象今天您有一个商业模式,但您是自己施行还是等别人开啟了才加入呢?我本身觉得无论您投资上市公司股票、债卷或買入基金、保险、定期存款都是屬於被动型,因为那商业模式是别人的,您只是投入资金却没有投入其它,例如智力或勞力。

創业者的主动並不可耻,就算最終是清盘破产但最少是其他人不曾经历的过程。退出也不卑微,只应为了下一个旅程。

我只是讨厌某一种大言不惭的所谓企业家,他们总是強调自家的管理模式,把工人们的自由自在的生活都管理,例如头发不漂亮管,样貌不端正批评,衣服太性感也管,还強调放工了不准吸烟喝酒,放工了要乖乖待在家里。我的理解是只要某人不犯罪或不觸犯法律,那不用管控尤其工人们只是工作而已並不是僱主们的奴隶要强制他们生活方式廿四小时工作化。

这种想法的老板们的股票,无论它曾从几元漲到几十元,我都不參予只因他们只是得到天时而没有人和因素。我相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道理。

在股票市场上芸芸众多的上市公司,您会看某些公司市值上升至某一階段时,媒体都会采访他们的老总,那时您就知道他是那一种人,所以当某一天它公司的股价只剩几毛錢时,您也不用奇怪,只因他的好运用完了而不是他擁有什么特别的生意模式。

当然我並不強迫别人和我同一思维,他们鼓励我買入时我只是无奈的回答“我没本錢”。因为这是我本身的意识形态的主張,根本不值得信赖也不会令人发财,所以只能说说而已。

Friday, September 16, 2022

生活还要过,但赚钱能力还在嗎?

很多人会猜测一个大人物被判定罪,下一位將会是谁呢?那很重要嗎?对我來说那只是層面上的事。

其实大家的專注力应该在;
1) 为何中央銀行可以容许某人把别人庞大的资金轉來轉去,也容许别人利用这资金去支付个人消费呢?各位想一想,那不是小数目,普通人更本要经过層層檢查和证明才能做得到。
2) 在整个诉讼过程中,已经爆露了许多政府施行流程和銀行体系的漏洞!那会不会令有心者下一次躲过这些缺点再利用现在的脆弱的体制内再贪腐呢?
3) 为何抬面上的政治人物避而不谈呢?为何他们口口声声讨伐贪污者,但真正令贪污者在政策缺陷玩弄和有机可趁的现有系统,却没人敢於修法改正呢?

通胀压力令大众痛苦,但无行之手参予其中令价格不公道是对普罗大众不公平,再加上政客们的个人意识形态,令所以经济规律反常,所以君可见无论加了几次利率彷似生活商品价格还在往上升。

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在面对外部环境的衝擊表现是如此的脆弱,这很明顯内部结构已有了问题,但却没人重视。所以大家应该注意到人们都在欢呼某人下台了,某人坐牢了,某人要决定大选日期了。但只有我在衡量今天我可赚多少才能过曰子,或明天有否机会吃到价廉物美的食物,我可能已经和社会脱离了。

Wednesday, September 7, 2022

您可曾逍遥过?

曾几何时,早上起来天下起了綿綿细雨,加上袋里空空如也,这种感觉不好受,这种狀况在青少年时会经常出现。那时就要騎上单車去找尋工作机会,当然那时花园小区多的是建筑工地,只要有体力什么工作也有。

而如今城市內年轻人当然不会有这种经历,双亲们都把他们保护的很好。就猶如曾和母亲谈天时说“现今如父母们在早上起来,孩子们还在睡觉,他们却要去買早点給他们吃,那一个会早上起来買早点给父母吃,我们那年代孩子们都早早起身忙活了。”

以上的社会環境上的变化,令生活方式也变了,以前的经济运行的軌迹有了天覆地变的改革。例如:
1) 沒汽车不能上班,
2) 没手机不能过日子,
3) 没网络不能上学,
4) 沒熱水不能洗澡,
5) 沒冷气不能睡觉。

補足生活商品的需求变成了生活必需品,这令生活成本上升而令现今年轻人承受很大壓力,所以他们大多数剛开始出来社会工作时都要依赖父母。不然就想盡办法去赚快錢。这样就洐伸了各种各样的投资騙局,他们不儍他们只是想自己不会成为最后一个而已。

我也记得在我弟弟读大学时,曾向公会借了贷学金他自己工作时慢慢償还了。而现今政府推行了政府贷学金,但大多数父母亲都动用公積金代为償还,老了还要工作找生活费,病了就无奈去公家医院排队,早午餐就简单拼为一餐,这种情况在我上咖啡店时,听到麻木了,曾经的自在已经没有了。

和我同一代出生相比大多数父母亲生病,一天三餐張罗都是我们的责任。就好象我的朋友时常请假帶父母去医院,薪酬三份一給父母亲買藥。

当他们成为别人父母时,却沒有这种待遇,老了自己还要掙錢養自己,養兒防老变为负资产。

说了一大堆,如果知道美国费城的某一条街道充满了吸毒的人,就知道生活壓力令缺少能力的人们开始麻木,而美国总统在那演说却不愿意把这问题正视,心中所想应该只有选举活动。

生活变得更好是响往,但生活习惯变成了负担又怎样令人在有生之年不凡此生呢?不要忘记,人生历程很短,自在才能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