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女人你是最贵的

有很多推广员在賣女性产品时,如果女人嫌贵,聰明的推销员就会說,你才是最贵的,買這高级货品只会令你更有价值和品味。听了之后,那一个不会自动自觉的掏钱包出来消费呢。

在国家政策里,规定明年所有官聯公司一定要有三份之一的女董事时。女人不只贵还加上有能力时,真的不可小看啊!在大選时,政客也時常会説女人可撑起一半天。

当机器人(AI)已经开始漸漸替代工作机会时,女人的力量崛起是不是慢了一步呢?

在1960年,第一位女首相在Sri Lanka (Sirimavo)当選。下来就是甘地夫人,以色列,阿根庭,英国,葡萄牙,菲律宾等等,至到韓国和台湾。所以女人掌權已经是很普遍了。

华人有一句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一生人之中一定要有财又有丁,(丁)就是生孩子一定要有小小鳥。但在医学里,主宰那个丫的是男人,生不生有小香蕉的小孩是誰的责任一目了然。

我本身是男的,当寫這篇文章时也猶豫过应不应该寫。不过説句话,女人的生理和心理條件在竞争时肯定弱了一点,君不见在各种大大小小的戰爭里,男的往往在前面戰,而女的往往是被保护的一群。

在现今商业竞争里,会有更多殘酷和無恥的动作。有些人輸了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何况是女性当家。所以女性成功当家的公司或在市场有一定席位时,肯定不简单。

在国家政策,硬性规定三十巴仙是不妥当的,因为我認为为何不是五十或一百巴仙呢?

硬性规定变成了死规矩,当有一天一间公司全部是女性董事时,那又該如何?可能政策里說,最少要有三十巴仙,這样就妥当了。

建议的是政策里应该规定,女性董事们一定要有基本学历或历練,而不是朋黨或互換利益而委任,那作用比较大和好,不然女性或男性是沒有分別的。

政策的好和壞是施行的关键,不是为了迎合某集团的利益,才是好政策。当上市公司以這做標准时,我们会期望女性把不同的理念注入公司而变得的更好。這样是为了更好而做而不是为了别人或硬道理而做。

唐朝时代的武则天,戰国时代的秦国的羋月都是雄才大略的人。现代的女博士们和哈利波特的作者都有自己的主见和见解。這不是恭维,而是历史証明了女人们的一些成就。

背负了生孩子的责任也漸漸把管理孩子们的活技术用在職場上,這比AI更強。如果您担心机器人倒不如以接受女性的方式把自己整理的更強更好,我認为這样的生活態度比较有意义。

Saturday, November 4, 2017

理想工作

当我们在学习的階段时,如果身边有人提点並且家庭背景不错时,小小年纪大多数都会有了自己要去什么工作的子概念,可能這不是他自己所要的,但己经有了方向。
当有一天年轻人问我什么是理想工作时,其实我楞了一下,才回答說,
工作是延续性,充满挑战性的工作可能是我理想中工作。
就如以上所说,在廿世纪二十年代至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们,有背景或經濟能力的家庭,孩子们大多是外国讀書回来的。剩下的家庭孩子们大多数是什么不懂之下完成学业。又如何为自己定下理想或工作呢!
家庭背景壓力之下,孩子在父母亲渴望他们能为生活盡一份力量,早点工作赚钱养家。依靠是團結的力量把家庭扛起来。
七十至八十年代,开始了读什么書以備找到工作。九十年代就是不要輸了起跑点,之后就是开始借款什么書都讀,就是为了一顶帽子。不然就是为了奬学金而讀。
我本身看法其实讀書和工作是兩碼子的事,我讀書概念是为了多懂一点,知道多一点,明白多一点,知道别人的看法多一点。知道地球上的事多一点,不專业的,但可以明白專家们在做什么東東,也知道地球上在发生什么事。
說白了,其实工作也是一样,投入时明白了究竟以何种办法解决是最好的。当然箇中过程千辛万苦,但告一段落,如负釋重的感觉是美好的。
🈶一天,一个科学家的发明令世界有了更好的生活,当他走在街上,看了人们用了他的发明而生活寫意。他会告诉自己,我找到了理想工作,我同意。
有一天,当土木工程师和同伴们建好一条大道,把去遥远路程縮短了一半,他感嘆他找到了理想工作,我也同意。
当早上垃圾工人把每家每户的垃圾收集把它丢弃在垃圾回收站时,他感概的說,他完成了任务也找到了理想工作,我沒異义也同意。
崗位其实沒有大小之分,只有責任大小之分,各司其职,做好它,就是理想工作。這就是我的詮釋什么是理想工作的定义。

Saturday, October 28, 2017

錢的疑问?

懷疑是人必有的思想狀况。這兩天看了财经,有兩个新闻是值得深思的。一则是谷歌的第三季财务报表,二是馬來西亞的国家预算案。
谷歌的财务报表令人满意,季度盈利升,令股价升了3%。它的季度營业額是278亿美元(大約是1167亿馬元)。就是説一年可能是1千多亿美元(大約是4200亿馬幣)。
再下来看一下预算案,總数是2802亿馬幣,就是説一个国家可以掙到2398亿元,但还要借404亿來完成2018的方案,諸位朋友想一想,国家的公務员比谷歌公司的雇员多了几倍,但生产力是如此的差。(谷歌在2016雇员是七万多, 公務员在馬來西亞是160万)。一个国家可以辨解公務员是服务人民的,不可拿雇员生产力來对比,所以不公平。但諸位可以想一下,扣除了一百五十万人员是服务的,那十万人员也比谷歌多,但生产力是少了一倍,还要借贷,那笔帳应该怎样算呢?
政府会强调不要忘记,国家G D P每年是一万2千多亿,区区借397亿是2.8%(算法是404扣除了經常帳盈余)。但那是人民一年努力的成果。为何又把你们借款算在人民的身上呢?
很多人都说国家破产了,应该說我们選錯人做董事或C EO。所以应该政府管理不当而破產了,他们燒錢不会不愉快,因为他们是人民的希望。人民愿意每年批准他们花用2802亿,还可借404亿,多好啊。
想一想一间公司如果是這样做,董事和CEO早早就給股东踢出去了。还可以在那說什么政策和对人說其实我们对你很好之类的廢話。
人们会說股民是殘酷的,国家人民是善良的。所以有时我会问自己,究竟我是股民还是人民呢?
其实預算案应该是檢試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怎样应对时代的改变以更強的低抗力來应付。用现在的錢創造未来。
我们有做到嗎?人们第一个反应是好彩沒有減了1200元的派錢,第二个反应是我是公務员又多了1500元,第三个反应就是請外勞來做小贩,第四个反应怎样把薪资交給老婆,女朋友而不用交税。第五个反应是好像不关我的事,政府是這样的啦。

您的反应是什么呢?坦白說,我是悲哀加無力感,人生在世,就这样給别人舞來弄去,所以躲在角落里不出声而寫出来发泄一下,以撫平自己不滿的情緒。

Tuesday, October 24, 2017

天气

当炎热天气在馬来西亚雪隆地区侵袭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國家电力公司(TNB)的這一季盈利肯定是漂亮的。消费股如果是賣止渴品也可能表现不错。但不要忘记成功集团的Starbucks肯定也会很突出。
生活環境主宰了民生的消费习惯。就好像國家銀行和房屋協会,汽车公会在爭論銀行批准率,只是多餘而無建设一样。
在供应和需求的原理下,不一定你是有產业和強勁的消费能力,就一定要銀行批准你的贷款。如果国家政策好,每一个贷款批出去,要有生产力帶动,才是人民所需。猶記得在美国次货的危机,Lenman Brother 所擁有资产比债务高,但为何会破產呢?
那是因为所謂的资产净值高是大家一起玩一个遊戲,今天我借了七十巴仙贷款來買屋,但明天屋子起价了一百巴仙,所以他们就說,现在你贷款只是三十五巴仙而已,好啦,再借多你三十五巴仙,以達到房屋公会所說的最小货款率。他媽的,再借多三十五巴仙,老子供不起,我的生产力没有這样高,所以薪资不高。
但没有想到别人不這样想,他们想的是,管它的什么東西,銀行給我錢花,拿了才算。还有的是他们想屋价还会升,銀行批的貸款夠我花,一年之后,把它卖掉扣了銀行贷款之后,可能还可赚一笔呢,如果不夠供款,再借怕什么呢?
当屋价停止升时,就好像没人預算到早上会下雨一样。泡沫累积形成了,但風來了,破碎了。就把一羣人拖下水去承受。
在国民收入水平永远比不上时,强硬的批评别人公司的風險水平,以令本身公司的產品可賣出去,公司的品德何在,公司的專业何在,公司的社会责任在那。
他们就好像一个屋主,把房租出去,但那人付不出房租,屋去就去和雇主說,你应该把工资付給租客先,不要等月尾或发工资的时候,现在就应该給。或者說租房客潛力無限,应该給他更多的福利,不然雇主就是不公道。
諸公们,想一想這种行为可耻嗎?這样可笑的动作是公会,是許許多多的老板的主意嗎?
無可厚非,建屋子來賣是大生意,因为一单就是百万几的好生意?其它行业可能需几亿万訂单,才赚一百万,那多辛苦啊!其实如果老板敢,还有一种行业赚肯定比建房子高,那就是电影业或电视业,那才是肥肉。为何不想想呢?
所以天气熱不是買一把傘就解决了。天若要下雨也不是你或我說了算。它只有一个道理,就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然而然就发生了,這样多动作做啥啊?

Thursday, October 19, 2017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知道今年諾贝爾經濟奖(Richard Thaler) 以非理性或非合理來詮釋經濟行为时,佩服的是学者们时刻在探讨现在和未来,以便后来者明白更深和更多的道理。
合理化的經濟有供应必有需求。供应过剩必价格低廉,供应少必昂贵。聰明的廠家和供应商为了应对這种狀况,就把產品定为精品以便把价格提高,更历害的就把人类健康聯系上或定为必需品。
那就是以前把奶製品定为婴儿的必需品一样。现在更历害把它定为腦开发的必备品。
当這种行銷行为把它合理化时,產品大卖是必然的。生产商的合理化行为主導人们生活习惯,不知不觉人们就以为不這样做会違脊背良心,就好像不給孩儿喝奶粉就是殘忍的一样。
当然這不是得奖者的詮釋,是我个人的观点。得奖者的硏究就是当你要求别人做工,給的工资是十元时,你会觉得贵。当同样的工作給你做而工资同样十元时,你会觉得不合理或低。這就是大多数人的非理性經濟行为。
這就是为何工人和老板的糾紛时常衝突。平衡点沒有当然会觉得不合理。
其实,我本身觉得资讯发達的时代,人们会出现更多不合理的行为。就好像人们拼命的赚钱,但却仇富。也好像討厭孩子们只顧手机而忽略其它,但自己不见了手机却生气。
經濟行为的詮釋,給市场定下行銷的新策略。人们响往自由,却不愿意别人自由。這就是政治和經濟挷在一起的后遗症。就好像你賣咖啡的价钱低但品质优良,但别家賣贵的就会批评你。或者把你告上法庭,說你侵权。
俗话说得好,人们只要您活得比他差,他就高兴,這就是不合常理。但往往人们不自觉這种行为是自私的。
当学者拿了諾贝奬时,八个字电光火石般進入了我腦海里,不合理的人们是不是不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呢?那肯定不是不懂,但行为上已经不知不觉的顯露出来了却永远不知觉,只因为通常都認为自己有本事也比较聰明,所以别人不吃亏,那顯得比别人较高級一点。
股票市场永远都有不合常理的報价,也永远令人难以捉摸。這就是为何人们永远对未来是詮釋錯誤,股票專家永远是買錯了而成为專家。没有買对了成为專家的,因为人们認为对,肯定不会放手給你買,而認为是錯的,就会拼命賣給你,所以你錯了而大赚一笔並成为專家。
合理化不会成就一个偉大的人,不合理化的动作令古往今来的发明者,創造者名留千古。但合理化是人们规律化的生活习惯,那一个好呢?
這就好像你老祖宗留下一大笔财富給你,但你却愿意把它換成一輛垃圾車去收集垃圾。不理性也不合理,但您却說,那是为了下一代更美好生活而努力。行为合理却是經濟上的不合理行为。那又如何詮釋呢?
经济上不合理令商家有了突破口,針对人们不合理的行为而行銷產品。所以新闻时常会有某某人为了整容而倾家荡产,也有人为了赌博而债高。那不合理造就一种商业。這存在了矛盾激化。
非常期待学者下一个硏究,会不会有更大的惊喜。不要再來什么供应和需求的陳年報告,也不要金融市场体質的硏究,那只是平淡无奇的硏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