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1, 2021

屋檐洒雨滴

屋檐洒雨滴,下雨时走到窗口一望,這五句词隨着思绪跑進腦海里。如果現在拿个桶去装,它会不会滿溢出來呢?如果雨继续下,這不用置疑,肯定会滿溢出来的。

看到每个国家的股市指数的上漲,就是各别国家銀行印鈔票湧入而堆积的成果。当雨停了,当不再印了,那时各家的桶肯定空空如也,后果不堪设想。

去年世界各国的總体債務是己超过一年世界總体GDP 的20%。寅吃卯粮已经很明显了,但实体民生經濟却是叫苦連天。大家都不明白为何股市还在漲,而大富豪们却是越赚越多。

其实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曾嘗过断水的經历。当恢复水供时,水務局通常都预告越靠近水坝的地方越快得到水供应,而离水坝越遠的地区越迟得到供应。印鈔机制也一样,它通过金融机构发送,但靠近金融体系者得到之后不会把錢投入实体民生經濟。它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把它投入股市,基金,和商品期货。因为投入新的实体经济需三至五年才可回報,有些可能需十年以上。股市,基金和商品是现有存在的生意模式,不需要时间經營。所以工资不会漲,失业反而增加了,只因集中都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大自然断供是物理現像,但經濟断供/断鏈是人为因素。現今的經濟理论大多数是把一个国家或族群提升至某一階段,那时中等收入者很強,很多。但再过一段时期,中等收入者停滞,收入和费用彷佛剛剛好,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觉非常强烈。但国家內的有錢人却越来越有錢,它们可能只有1%人或更少数,但却主导了国内政治制度和經濟。你認为這样經濟制度好嗎?不可否认,這制度会令某一年代的人,想到只要努力一定会成功,前景彷佛一片光亮。所以当时的執政者都会说,相信他一定会梦想成真。

春風十里,令人响往。秋意浓浓,令人悲壯。问问自己,你是否存在於最响往的年代,努力而得到关怀。而不是还在等那屋前雨,那可不是诗意映然的意境。

Monday, January 11, 2021

历史,政客,贫富,生活

炊烟袅袅起,以前的小孩们看到這情景时,知道家里已经在煮饭了,或某一个工廠正在努力生产生活用品,例如米粉,面条酒,茶,醋或酱之类生活用品。

小时候,每星期回外婆家时,總会經过一间米粉廠,他们会在露天的地方哂米粉,走过时手一定会摸一下,那米的味道也会隨着飄進鼻孔里。那只是我本身零零碎碎的记忆,不代表什么而只是对生活的开始的初体验。

今年开始,隨着二姨的离去,外婆家的第二代,只剩下几人了。岁月的齿輪,会無情的把老的,舊的一一淘汰。

明朝的万历,清朝的乾隆,是這兩个朝代在后期走向衰落的起点。那当今世界,又是那一个国家会在2020年,是它未落的起点呢?

世界的經貿方式会在2021年会有很大的改变。RCEP 和中欧投资協定的落实把全世界人口總数差不多三十亿以上綑綁在這兩大協定內了。却把倫敦和紐約兩大金融服务中心隔离在外,那将会影响什麽呢?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在這一年开始,人们会开始想,努力生产的用品值不值得用一張張只用机器印來的美元來交换。全世界六十多亿的人值不值得为美元或三亿人口服务呢?

在平民中,我听说八十后在努力奋斗还贷,九十后在拼消费,00后在网络拼关注和拍视频。而小商家也在网絡上教人家怎样做生意,這以上的狀况是以前在外婆年代时想也不会想的事。

我只会想和问,小学的老师不可能会教出一个專业,他只会啟蒙一个小学生对语文和基础的認識,那为何要听一个小商人说故事呢?教授也不可能去创造一个创新者,他只能把現今的高级知识告诉那创新者,那知识怎样运做却靠创新者把這知识引入产品中而发挥極大的效果在某一个生活用品中。

就拿5G來说,一个外行人要明白和懂怎样运作,那可能去读几千本書,因为內里的几千个專利每一个都是一个專业。那普通人又那会知道一个5G发射台,需要的电源是4G的几倍呢?如果一个国家以現有的发电基础,它夠不夠满足5G的需求呢?

那些在网絡上教学的投资專家们,会不会和你说能源戰己经在开始了,那不是傳統的能源,而是电动汽车的新电池和5G的电。而小投资者又如何知道那一个公司在做那产品开发呢?它们只会找几本外国專业基金人寫的書,背熟了而在胡说八道而己。你只需问一问他几个问題就知道他懂不懂。

1)为何一分钟的吋间內,股价已变动万千,如果他懂,为何浪费时间在這赚区区几十元呢?
2) 香港,日本和美国的投资者们如何買股票?
3) 有錢人怎样買股票?

在2020年,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以南北極端的方向相对。实体生活的悲哀,金融体系的股票价格上涨,黄金和比特币的漲幅。令贫困者更难生活,富人更富,這不是很好的现象,這会令社会更加动盪不已。在中国历朝历代的历史中,難民的不滿而作反比比皆是。世界二戰的原因也不过如此。

一个政策管理员,如果以科学依据而治理国家,而不是以各自的黨团利益而考虑国家的方向。那這个国家再差也不会差那里去。一个疫情或災难,大家就可以知道自己国家的政治人物是什么東西。

Saturday, December 12, 2020

为何?也许!

 在十一月五号,寫了“小小的生物”。內里预测了香港,新加坡和大馬股市在明年会有15%至30%漲幅。但短短廿多天的交易日,大馬股市己漲了一百多点,這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在這輪漲幅中,傳統金融业,消费业和能源业是受益者,已经拋离了低点,可以预测的是,就算未来美国有一个大调整。但馬股這三大行业己经把這一年的最低点定位,在五至十年內己难再现。


在评估机构把大馬债券下调一个等级,再加上弱势的馬元。外來的资金己有了一个开搶錢派对的机会,進入東南亞,它们可从下调的评级赚更多的债券利息,再加上套利于人民币,欧元和日元,以資本投资方式或利用佈局RCEP的籍口進入亞洲南部国家的货币。他们可能会在股市翻滚以鎖定零成本,那下來的他们的每一步都只会是盈利。如果他们這样做,就不难理解为何在短短廿多天的交易日,就上漲了一百多点。


以上都过去了,下来怎么办呢?股市还会再上漲嗎?要觀察的是以下主要几点:

1) 究竟他们的资金成本已歸化成零了嗎?

2) 公積金局所要兌現一月的提款,已賣足够了嗎?,它们所賣的股票去了哪里?

3) 上市的资本大公司,是不是在上下1.5%內浮动?而股票交易量是龐大的。

4) 期货合约交易在穩定上升,尤其在交割前几日而暴漲。

5) 在交易Warrant 和Call Warrant 时,你会觉得价格比母股还贵,好像不伐算!但它们却比母股先到達评论技术员所设下的目标价。


如果以上几点都成真,下來的股市会在1650以上以几十巴的漲幅在明年狂野,而那时找15仙以下的仙股也难,当然這不包含PN17的公司。


我时常相信一个假设,“为何我们看不懂的東西或状况,也许后面的故事更吸引人,也隱藏了無数的利益。”只因为我们大家都只是平民,創造沒份,要分享却没管道,要理解只能等事情发生了,只能事后说“原来如此”。


Monday, November 16, 2020

乱七八糟的理论

在1776 年,第一个經濟学家Adam Smith 描述了自由贸易源自于地理環境的絶对優勢。所谓的地理環境絕对優勢就是说如果有一个產品在各别国家製造或生产,而有些国家生产时,它的成本会比较其它国家低,且会得到絕对優勢。所以他鼓励各国应该透过自由貿易而得到所需的产品,以節省資源的浪费。而在1817年,David Ricardo 的經濟理论theory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 ( 比较優勢) 也進一步强化了自由貿易的好处。

在世界二戰之后,兩位經濟学家所硏究的理论廣泛的在地球上施行,自由贸易令超强国家和經濟发展健全的国家得到極大的好处。而可以專注硏究科学,医学,物理,生物和化学而進一步领先世界各国。再加上金融体系结构掌握在手上,其它国家要趕上它也难,只是復製同一过程也可能需要国家全部人民的一致性的團結和配合,也可能要五十或百年以上,再加上强国的打壓,猶如不可能任务。日本就經历过這过程,在廿世纪八十年代,彷佛可以了。但一个轉折,反而經濟停滞了几十年。

說了一大堆理论,我也头昏脑胀。但簡單來说,有些国家不应该生产汽车,因为以上的絕对優勢和比较優勢理论下,把国家的资源配置於此,是不合算的。再加上国家是奉行自由贸易制度,而不是封闭式經濟体系,所以可能最后变化成某小部人得益,把别国不合格的產品,改了名字变为国产。政治领导人不应该只看供需理论,因为就算本土需求很大,它只造就了銷售而忽略了進化发展,不要忘记大多数銷售者只看短期利益。君不見许多上市公司的代理权往往到期而得不到延续,而往往這代理权佔了它们的總營业额往往是70巴仙以上,失去了就令股价插水了。

如果以絕对優勢理论來衡量馬來西亞以至東南亞各国的上市公司,那十个手指头可以算完。用比较優勢理论也不会超过廿家上市公司。您找不到如谷歌,微软,臉書和可口可乐擁有(絕对優勢)的公司或阿里巴巴,三星,騰信,华为,丰田或台積电有(比较優勢)特質的公司。

所以縱观您自己在這地区如何選股,也不会超越巴菲特,只因为巧婦难为無米之炊,無奈。

再看看上市公司的特点,它们喜欢跟風,以前屋价高了,就宣布成为发展商。疫情下,就宣布成为手套製造商或口罩制造商。它们的理由很簡单,明年需求大幅增加,猶如某一个人所说的供需理论,就推动国产車。那絕对優勢和比较優勢理论呢?是不是不理呢?那为何要簽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呢?关起门自己爽就好!哈哈哈哈😄

Sunday, November 8, 2020

我的疑问

這次美国選舉,吸引很多其它国家的年轻人关注。但一个選舉可以令大家明白很多道理,也令大家更明白其它国家的问题和未来的方向。

美国標傍西方国家的典范,其实它们胜選方式很奇特。
1) 勝選候选人会依据各大主流媒体报道而宣布勝利。
2) 候选人也要一个叫AP(Associated Press) call. 才敢確定他自己胜那一个州。
3) 聯邦選舉委员会至現在没公佈,但AP 已確定了。
4) 用谷歌看,如果按進去各州去看成绩,每个州的總计算,大多数是99%已算完而不是100% ,但估算的还是AP, 真奇怪。

我不明白,
1) 为何不是州選委公佈成绩呢?
2) 为何大家依据AP, 它是美国憲法內的法定机构呢?
3) 誰給权力這些在民主制度媒体们公佈算了几巴仙的票呢?

当然,這是美国的內政,也是它们政治的遊戲规则,外人怎么質疑也没用!

当然世上有些人,从来不認輸。再來后面有七千一百多万的支撑,更令這种人更瘋狂。

我奇怪,他为何不告AP, 成绩是AP所公佈的。在民主制度下,媒体公認是第四权。西方国家的執政者从不敢动媒体,他们所谓的“言论自由”。

那个人,他所以言之凿凿的说他自己胜了,只因为媒体在开始已把計算的几十巴为美国版图上塗颜色。当颜色开始变之后,他就利用這为之道理而行之为法律诉讼。就好象家里的女人懷孕了,开始就说肯定是“男孩子”或“双胞胎”,但后来結果不是,你说可以這样武断嗎?這是美国人的悲哀,也可恥,給這样的人管理了四年。

但说起来,他敢這样做只因为差不多有四十八巴仙的美国人選他,那代表了七千一百万人次。就是说美国有七千一百万人的政治意识形态和他是一致的。

總統制的選舉,往往把人民分裂在对抗的情况。以前美国人还用紳士風度克制住,但社会资源配置不妥当,己把双方的一点点克制瓦解了。尤其那个把保守意识形态的政治用極端操控下,分裂更为明显了。

在言论自由之下,小報在兩星期前的造假新總統兒子的新闻,己構成了杀伤力。就有如台湾陳某的兩顆子弹,希拉里的电郵门。故不论是真是假,效果肯定是有的,尤其是微差範圍之下。

在民主制度下,损耗是極大的。就好象紓困之下,富豪们多了几千亿美元的财富,而贫困者却更加难以想象的慘。因为整合社会资源就往往卡在掌握行政长官和议会对立的过程里。当妥协之后,又在執行者的意识形态左右之下,而变得扭曲。

当大家还在踺盘上努力为美国大選而制造漫画和Po图嘲讽时。他们真的很有创意,但如果他想想自己国家的方向会更好,不要認为别人蠢,最少别人还有七千一百万人支持,好过我们很多。我们這里还有几万人選出来的贪污,还成了网紅。有些还能叭叭走和要求這个,要求那个。

如果你问我,我寧願叫你支持那个將要下台的總統,最少有几千万人和你同一陣線。好过在自家门口支持那几万人選出来的贪污者。

旁观者,永远要记得看事时帶着疑问,不为了什么,是为了保护自己被騙。美国大選,我看的是过程,也順帶温习一下美国各州的名字。也知道了媒体的力量是如何的強大,也知道了廣告和宣传的力度。你们又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