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8, 2018

泠漠

一个小男孩去了一间公司上班,上上下下的同事个个都对他很好,在试用期间男孩觉得這间公司可以待很久,也是一个可以学习和成長的地方。但不久,有一个實习生也進來公司了,男孩开始事不顺心了。做錯事被罵,改了又说浪费人力。男孩很沮丧,就去見了主管和老板,把受的委屈一一诉说。但老板一言不发,主管安慰他就叫他忍耐一下。但事彷佛越来越糟了。男孩想想,应该再深造一下,也收到大学錄取信了。

过了一天,男孩离職了。那一天老板笑咪咪的对他说,有空回來玩,或等你大学畢业了再來上班吧!

同事和主管也是同一套说词。男孩想,他们真的是好人。男孩就想以后一定要熱情回应也和他们保持联系。因为男孩家住公司附近,也有他们每人的微信号,男孩有空还会发问候语給他们。大学休假,也会上门串一下。但每每都反应冷漠。男孩不明白,這是为何!男孩不懂“不在其位了”的道理。男孩不懂什么是相处之道!男孩不懂利益掛鈎的道理!所以是熱面孔撞上了冷屁股。所以它失望了。

其实人类很累,在家一大堆亲人要招呼,在办公室要和别人打交道。那有時间給予对自己没有关系和利益的人打招呼呢!对外,泠漠是必然的。但表面上的语句当然是客套加禮貌的。

當然以上的小故事,大多数都曾經历过,所以久而久之大家都学会了冷漠。

猶记得今年十一月三十日十二月一日,亞洲股市的漲令人以为年尾的粉窗行动开始了。馬來西亞的媒体里所当然整版的在推介什么股值得收藏。沒想到星期二道琼斯一个下落七九九点,又掀起了一起超市大平賣。其实七十巴仙的基金經理以十一月份的闭市价來算花紅和獎金的。十二月的下落正好,等他们回來才会有超低价等他们買。這就猶如小男孩一样熱心腸遇到冷屁股,自讨苦吃吧了。

QE在2009年开始,己經有八九年了。美国己收回,日本没,欧洲没。但這做法到底是矛盾还是方向的不同呢?我猜应该是矛盾了,因为人们都说贸易戰的开始,已突顯了另一个通货澎脹的开始。超低价的货品,低息貸款己经走到尾声了。

獨角兽公司(还未上市但已在向私募基金賣股融资的私人公司)的估价偏高得益於低息貸款。之所以有這样的估值,也歸功於前有Tesla, FB, Alibaba 和Tencent 等在成功上市之后股价等倍上漲。

油气勘探开发和支援公司的合約往往不是盈利的保证,汇率的波动,折旧的资產,往往是每完成一项工程就是一大笔的爛帳和無数的糾紛,只因油价的波幅太大了。

不確定因素增加,令人更响往赌的方式以把微小资本以得到高回酬,但以前這样的做法就是令赌博上市公司得兴益,也令高端消费品得益。但大多数现今政府的做法就是無錢时,就向這些公司增税。這令現金流动变得狹窄。只是左边去右边,而不是流向不同方向。這令窮者難,中產者退,富人躲。

在2018年大多数的指数回酬是0.5巴仙而己。为了体面,新基金发行是更多更雜,以掩饰不当的投资虧损。

小男孩的所遭遇泠漠,就有如当下的做又死,不做又死。去打招呼,没人回应。去積極聯系友谊,原來大家寧願休息。可憐又可悲。

Sunday, November 11, 2018

保护,习惯成疾

一个家庭裡,老爺子很懂挣钱,几十年內累积了無数财富。当然,人口旺盛五六个孩兒,有男有女,給予的教育也是好的。但天资總是有差異的,到了完成教育,理所当然派他们去工作,但家里給的零用钱比外工资掙还多,所以老爹就他们回自己公司幫忙,所以在公司裡,什么助理經理,董事长秘書,特别助理就這样在公司冒然出现了。很多人把這歸类为傳承或培养接班人。

一个国家里,领导人觉得某一族落后,所以某一族得到扶持。从出世至工作全得到照顾,這叫着扶貧机劃。希望把某一族的生活質素提高至與另外族群的水平相等或更高。

其实兩个現象都叫着保护和照顾。只是一个只对小部分人,一个需要照顾一大羣人。但往往对一大羣人好的领导往往被人指摘,說他拿公器私用,但却没有指责在上市公司安排職位給自己兒女的老爺子,這很奇怪啊!

這可能是縮小了圈子之后,变到了小事,就把它理想化,也美化了。

其实小事把它美化了之后,往往变成人类的习惯,当他或她做大事,就自然而然会施行了。林先生习惯了批评别人和自圆其说,所以做大事就自然的顯露本性了。馬先生习惯了保护自己家人而不令他们受委屈,也习惯了在家做大家長,在管理国家时就想到保护一族人或剷除了不听话的人。

楊小姐在顶尖的大学学习了,所以她的言论是科学化而少了政治俗语。張小姐不知道以前怎样生话,所以她说的话,往往給别人推翻了,所以只有去多一点宴会場合給人知道她在工作。

学了不少成语和语句,今天終於明白了“习惯成疾”和“保护”兩个词句。

在股市里,往往一个小投资者会把自己平时的习惯和真性情顯露了。在大起大落时更明显。往往能克制习惯的人,会成为胜家。你是否能呢?

Thursday, November 8, 2018

慚愧

有人说,寫了一大堆自己的觀点,然后轉发給别人是强迫别人看你的作品,是強迫也很不禮貌。這个論点我同意,真的不尊重别人也很没禮貌,我想這种行为有如把垃圾丢進别人门前,強迫人打开或迫人幫你把垃圾丢去外面的垃圾桶。在這里要说声“对不起”,給各位有份收到我轉发文件的朋友们。它应该靜靜躺在那,等有心人自动的打开,而不是硬銷。

自从Google 推介了Bloggers 功能之后,我就把它当做是笔记本,最主要的记述那段时间什么大事影响了經濟,是人为或是自然禍害。寫的東西是表面那一層,沒有科学論点依据,没有實地考證,只有自己本身的看法和理由,说到尾,去到法院也找不到法律證明我是对的。

寫了只因为在咖啡店讀報紙时,看了为官者发表那些似是而非的假道理或听了一些把事實扭曲的忠贞支持者的言论,或把經濟和预算案的細節忽略了,或地区性的发展的问题而引发的爭論点。我寫下自己的看法而不和别人在公开場辨論或爭論,只应我的看法不一定对,只是多了一个角度去看同一件事也給别人多一个角度來批评我,這样真道理就可能出現了。

我自己说话声量之大,有時也挺嚇人的。人们说的好,声音比别人大不代表你有道理,所以我就利用了谷歌的平台寫下來。

今天,我提到這个轉发是因为在WhatsApp 里有很多朋友,但最近它限制了你不可以一下子轉发給全部朋友,当时我隐約的觉得不妥当也没在意。最近,我就在想WhatsApp 公司为何限制流通量, 這不是它最重要的嗎?想了几天想不到。

过了几天,給人罵了只因为朋友发了一条連接給我,是一首歌,我就隨意轉了。下來,朋友回复,不要强迫我听你听的歌,我就回复,那就删了吧!他回答令我吃一驚,你知道只是删除不要看的連接有多累嗎?

這时候,我恍然大悟,whatapp 公司限制了次数轉发只因它要我们考虑一下是不是要轉发,可能你無意中的轉是假新闻或含有不良意圖的連接会令接受者损失或难受。這轉发功能已令選舉結果往往出乎意料之外,也令無所贡献的政治人物粉刷自己的功績。假的变成真,真诚也变假意,乱七八糟的,俗语说的好,国之將亡,必有妖孽橫行,轉发=妖孽呢?不知道,不过机会很大。

優良企业的作風令人敬佩,可惜它WhatsApp 是F B的子公司,沒上市不然真的可以考虑一下。這舉止等我轉发這篇文章之后,道了歉也要停止轉发我的文章了,但我还是会寫但不轉发了。

到尾,也是一样说一说股市,正如我以前預测一样,十一月是稳步上升的月份,过來這个月就应该小心奕奕,因为連環崩跌是連續性的來,可怕也心驚。

Monday, November 5, 2018

悲哀

当大家从2009至2017,从股市收獲不少時,那代表了經濟活动活躍而有力量。所以当大型拼購,大量投资創新科技,手机新產品发佈会,自动行装置硏发往往在上市之后是70或80倍的估值。

当美国新總統上升以后,印尼,菲律宾和中国也换了领导者,再加上無数国家換了政府,欧洲区的国家的不平衡,那熄灭了火又蠢蠢欲动了。這几年,政治活动的活跃度比例是上升加失调,大刀阔斧的整顿,讓以前闭眼或暗许的非法活动一一的擺正,把以前所需要的平衡点弄歪了。人们习惯了有些事是不对,也知道那是非法,但只要有的过日子,大家都知而不理。要知道那法令一直以来都在,但執行力往往不到位。但現在執行時,反抗有之,还把那非法活动歸予政治迫害。那有如東南亞一个国家,雷历風行的肅毒,殺的人之多,就歸納为肅清政敵或不人道。某一个国家追税,就認为是对付不支持政府的公司。

美国總統把几千样用品加税,那就叫贸易戰或保护主义。這种种迹象就说明了,人家不动用權力時,不代表那權力不存在。当别人適当的用自己的法令來施行時,那可以说那是挑战呢?反过來说,谷歌,Amazon 或臉書何嘗不是还被中国限制呢!

那潜在的法令或權力施行時,那大家所奉行的現况徹底被打破了,尤其是富豪们的财富编排和分配,当這些1巴仙的人动用他们的權力時,股汇市的动盪是很有力量的,不要忘记,99巴仙的财富在他们手中。

政治力量和财富力量的較量,有如狂風和暴雨的不妥协,把依附的東西全淘汰。

在馬來西亚,政治力量之强遠遠盖过财富力量,因为大馬大多数富豪都是政府政策力量下的得益者。所以可以一紙令下,几十亿财富就在股市价格上就這样消失了。尤其是509選舉和上星期的财政预算出爐之后,更多人失望了。

有几个細微之处是影响颇大的:-
1)公積金的扣税从六千变化四千,沒人发觉到也很多人高兴因为大家和你说是4+3=7加了,但大家应该回家查一查自己是否買对的保险,宣布时是Takaful保险,别弄錯了。
2)老人或B40,生病时 肯定不要有大手术,不然只能用到8千元,余下的自己解决。(以前🉑以申请豁免或一半或三份之一。
3)还有不要想住院津贴,那是退休公務院的權力,不要想太多。
4) 当宣布一千二百万給獨中时,那是破例了。但别忘了以前华校是五千万元。但現在变了一千五百万元。所12+15=27, 少了二千三百万元。

以上只是我自己所瞭解的,但还有其它问题嗎?因为今年所收到的资料比较少所以無从知道。但大家也要注意一下,以前收到的贵重禮物要知道从那來。因为新法令給了税局執行令,叫你解释贵重禮品从何处得到。

行政费的增加政府解释是因为退税,真的嗎?我们等待吧!

当細微之处一一分析之后,究竟股汇市往那一个方向行呢?我相信答案很快揭晓了。

其实大家明白现政府做事虎头蛇尾,但大家习惯了前政府了胡作非为,所以大家就可以擺很多理由为現政府解释和辨解。所以林大哥没办法時,就会说以前种种的醜聞说一下,這是政客所为,以轉移视线。

最經典的是,林先生说是刘先生令行政费用高漲,几时刘先生成了首相委任的财政部長或刘先生一人拿的工资是3百多亿呢?至今为止,馬來西亞認識的刘先生只是傳说人物,二千九百九十九万馬來西亞人没見过他,也不知道他是谁。那有如我玩的宝可梦一模一样,有些动画是傳奇人物要環遊世界才找到它。

股汇市的經典好戲很快到來,但我的看法馬來西亚会跌很多,但反弹力量微弱,好戲在台湾,香港,星加坡和越南。所以不要把大量资金買進吉隆坡綜合指数,应该想想外面的世界了。

当股災真正來臨时,我不認为馬股会强力反弹,因为,
A) 一班幼稚生在內阁学习,那需要時间啊!
B) 资源配置錯误了。
C) 没方向的领导方式,太多時间浪费在舊政府身上了。
D) 政府还有反对党思为,所以官员勢力更强了。
E) 不承认大馬己踏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也没方案解决。
F) 预测汇市馬币对美元会破五,也令外勞加速撤离。
G) 以前原產品優勢已不存在了。

以上种种,是我根据日本和台湾這几十年的起落而瞭解,再配以新加坡的方向而知道的。所以大家不要当真,就当是吃飽没事做当漫画小说來看就好。我也不希望成真。因为人民会疼苦的。

Thursday, October 25, 2018

股災

插水的股价在台湾,日本,韓国,香港都已经发生了。第一波在十月頭份,第二波在十月尾,相隔差不多十五天。美国领导大跌的FAANG  五大科技公司,這引起了全世界製造电子和设置公司的銷售壓力,也可能影响到需求滑落和產能过多。所以,台湾,日本和韓国电子科技业公司都插水了。香港是金融中心,產能过剩会引起资金乾涸,所以無可避免也跟隨插水了。

当资金吃緊時,股市的滑落是免不了的。因为股市没有生產力,只有波动力量和喜不喜欢(情绪力量)。

說回来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当馬來西亚509大選之后,政治操作越来越严重,這样陪葬品肯定是民生和經濟。各种政府的计划都停了,所以政府部長们就从民生入手,先有白鞋换黑,后有去开幕隨便放一下健身照上傳至社交网络媒体,再下来不改革保安施法,就硬硬要廢除死刑。弄來搞去,人民沒方向感,何去何从的感觉油然而生,再加上政府説,政府债务要靠另类增税來減少,這样大的壓力丢給人民,那些有錢的人不逃才怪,所以股市接受了這負面情绪那能不跌呢?

当2008年大调整之后,美国的DJ指数已经起了4倍了,日本也有三倍了。這几年中国的堀起,中東的混乱,歐盟的內鬥把予盾一点点激发出來,但這矛盾也給它们壓住了。矛盾沒消除而壓下有如火药硬硬的收藏住,只等那星星之火一來,就可能一齊爆发了。

中国大陆的一帶一路,經濟考量是第二步,政治勢力佈局才是優先考虑以牽制美国,只因台湾,韓国和新加坡是依靠美国的。

当一帶一路提倡了之后,美国老大哥心里已不平衡。关税提高,Fed Reserve 的加息,贸易戰看似美国总统一个人一意孤行的舉动,但這在民主優先的国家,它的人民反应是泠淡的。所以這反映了他们人民是赞成的。只因內里已知道,一帶一路如果成功,亞洲地区大部分资源可給予中国無盡的调配。

世界的局势有如三分天下,美国,中国和欧盟。美国和歐盟一直來都是敵手,而亞洲各国是它们隨手可得资源供应地。

当沙地阿拉伯和美国的糾紛在上星期开始之后,那火就开始了,美国汐谷科技业的资金來源就会一点点慢慢的卡住,沙地石油资源,美国債卷和地域的控制權就可能不靠谱了。当平衡点失去了,情绪也开始波及了富豪们的憂慮,重新佈局財物变得很迫急了。

当大手笔的调动加上基金经理的电脑賣盘的操作,大调整在短时间已來了兩次。小投资者大多数相信股市是十年一次的调整,屋价三年调一次,這是他们的通書也是天書。你和他们说不是那一回事時,他们会说你不懂,所以说也没用。

股市是资金操作的平台,它有如一间銀行予你存放現款。它比銀行吸引人的地方是你所存放的錢可能翻几倍或几十倍,好的话可能如騰信一样是680倍。所以大多数人就有了默契,十年提一次款的信念。也很少人如巴菲特一样,几十年不提款。

说來说去,我這个老叔叔又要说什么?經濟,政治或如上一篇一样说宝可梦。

其实我只是想说,你買股遇到股災时,你会不会買到跌停股呢?或者買了之后,跌了但下一个十年,你買的股永远不再上漲呢?

或你買基金時,基金经理有没有告诉你在股災时他们買的股有几个变得一文不值呢?

所以不論政府,朋友,同事或某人永远不会告诉你真相,真相要靠学问,明辨是非的能力再加上理性才能知道。

總括來说,股災不可怕,它只是人世间的一种遊戲,胜者是理性,輸者是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