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3, 2018

特别

在武侠小说世界,通常情况都会有絕頂高手对絕。如没記錯,陸小鳳故事里是西門吹雪和葉孤城。風雪故事里的劍聖和無名。射鵰英雄傳里五大高手,中神通,東邪,西毒,南帝,北丐的华山論劍。

他们已经成為故事里超然人物,但他们不是主角。他们是主角們學习对象。

他们特别是在他们本身武功已经出神入化。他们的精,準把本身所學的武功帶入前人所做不到境界。

看一看,在資本社会里那些特出人物,何嘗不是如小说里的絕顶高手般把本身事业帶入一个前人所做不到的境界。

我本身覺得电脑科技是科学,化学,物理,数学和文學的洐生品。科学里講究的是證据。化學注重各种物品結合,溶入。物理說的傳送。数学是精準和計算。文字的演变和通用。綜合了這五大领域合作和結合,演变出电脑科技一日千里的发展。

這就像五大高手在华山論劍为了一本九陰真經而比武。为何?小说的说法,九陰真經是集了全部武功的秘笈。所以誰得到了就可把其他都擊敗。

在現今的企业里,也有這一現像,各领域的领导者当它在自己领域已是無人可替代時,他们就想呑并其它领域的领導者。以達至無人可敌。

有些领导者他们其实并不想呑并其它,但有時候为了他们自己的產品供应稳定而無可奈何。

譬如手机领导者,为了手机玻璃和晶片而收购供应商的公司。

這就是现今社会殘酷的現像也是武侠絶顶高手的無奈,如果不搶奪九陰真經,他们的武功不是全都給人破解了。

地球上的遊戲就是这样玩。不論是小说里或現实世界的爭奪都一样。不知道誰对我說过,当你要成为政治人物時,最好硏讀中国清朝十三个皇帝的历史或每一朝代的盛世或敗落的故事。

我自己也发觉到,当我们努力工作時,職位越高,權力越重,人情味就会越来越少。永远在下屬面前是殘酷而且無情。

当我发覺這现象時,我也曾努力調整过,不过大前提是不可妄顧大衆的利益。所以杀一敬百的事肯定会做,会狠狠的做。

我不会为了一二个或五千士兵被圍困在陷阱里而妄顧十万大軍的生命去救他们。我是对不起他们,但重要的是我会盡力,只要能有对等的价值相应時。

人们会问如果你的亲人在內呢?我的回答沒有办法,我会確保十万大軍安全時,而自己努力去救他们,以最少犧牲的生命換回他们的生命。

就猶如一首歌“我们不一样”所唱,放开手,需要多大的勇气。

我可能不是那种性格,就是会对一个人用“特别的愛給特别的你”。環境,生活所需,職場技能己经把自己从自动变化成主动和不动。

我沒有收藏到什么武功秘笈,也沒有资本社会的成功之道,但从我觀察和幻想中,在現今的领域里是越分越細,就是工作会越来越多分工,就猶如股票市场里有:—

1)建筑指数
2)金融指数
3)消费指数........林林兑兑,大約十二个。从五到现在多了一倍。

但我相信,總有一天如九陰真經般集大成的書和學問会再出現,那時的你,我,他都是十八般武艺全精通的。期待啊,那可能是AI教导我们每一項武技。以最短時间學习。

那時会不会有特别的妳,我,他呢?????

Tuesday, April 10, 2018

哎,也許,是不是


為何我的一句問君好不好,
会变了調呢?
為何你的回应,我会
理解成埋怨呢?

也許前天,昨天,今天,
大家都离开了一个你我共用的平台。
也許某一天,妳发覚到在那天涯海角
他一个人默默的守護妳。
也許某一刻,他也曾在妳屋的山澗小路
出现过。

是不是,要等到天荒地老,妳才能知道他的存在
是不是,要等到海枯石难,妳才能明瞭他的守護。

以上的詞是我回应朋友的回答,她心情不好,我不懂怎样安慰她。大家都知道我是理智的。有什么好歌,好書或故事或电影一定会去找来看。時間都用去那了。当她丢下三句“哎,也許,是不是”時,本来不想回应的。但我喜爱胡説八道的性格发作了,就回应了。

哎,是一个覚得無奈的詞!

也許,是抱着一点点期待的詞。

是不是,是一个人不確定時所用的詞。



再延伸想下去,這三个詞句在買賣的資本社会里也不也時常在双方腦海里。

哎对不起,你给的价格太低,我的貨不能賣給你。
也許你真的需要,這个价格比较低,你可選擇買這一款,没有了特别功用但实用。
是不是,早告訴你了,你早一点下定單現在就不必后悔。

寫到這股友們一定明白這經历大家都經历过。也希望留下這三句話旳朋友早点釋然。

倚天屠龍記的女主角要求張無忌許下三个承諾,为何?是不是以上三句話呢?阿里巴巴碰下26亿買下AI公司,是不是這三句呢?有机会我肯定幫我這位朋友問一問。哈哈哈。
























































Monday, April 9, 2018

曾几何时

綠瓦紅磚或亞答屋,香蕉樹,山水,青苔,砍柴,脚踏车,小菜园,玻璃球,各种各样的小昆虫是兒時的记忆。

曾几何时,那以上所说的事已经不再是現今年輕人的兒時記忆。

每天习惯早起,買一份報紙,讀一讀昨天的舊聞。再上路再找一个地方停下,听一听人们的交談,看一看週遭的環境,也或者就在那和陌生人辨論起来。
今天一如既往,做同一件事情。但在再停下時,听到隔壁桌子的年轻人在谈,从怎样區分州和国的議席,政党,政治人物和現今的国家政策。我整个人不自觉的輕鬆了,为何?不是他们的谈话引人入胜,也不是説他们所说的人物,政党是我是否認同的。

只是觉得時代变了,以前的资讯傳達落后,上一代也時常告诫我们不可在公共场所談說国家政策。所以沒有辨論這回事的。

很多政客和政党发表他们的理想時,永远不接地气(注:不知道人民生活所需所求)。永远是一套普通人永远觸摸不到東西。

這就好象老板开发了一个别墅区,給了员工們一个折扣,但您永远無法享受到那折扣只因为您和我永远買不起那别墅区里的屋子,算來算去,只有老板自己得到那所谓的折扣。
今天的高兴不是因为年轻人所说的內容和对大選的解释和了解全是对,而是觉得人民們已经对生活環境的要求提高了,对国家政策注意了,对政治人物有看法了。這全是好事,這是進步的原动力。

不然一个瘋狂的人總有一天掌握了成为国家领袖的路時,他就会把人民群众生命當成踏脚石以謀私慾。

誰不知當七十年代買進Warrant buffet的公司股票時或十年前買進Amazon的股票,到今天已经不会为生活费用而烦恼。但不逻辑思维,那時的老爸老媽为了我们的基本所求,己经活得很难了,他们只求我们不可有大病需進医院治疗已经謝天谢地了,还能有什么餘錢呢?

那時的国家政策不是霸权就是富人當官,那明白什么是民主和开明呢?今天当我听到年轻人的討論,那就欣然了。

年轻人,送你们一首歌,就是ABBA組合的歌,I have a dream: -

I have a dream
A song to sing
To help me cope 
With anything
If you see the wonder 
Of a fairy tale
You can take the future 
Even if you fail
I believe in angels
Something good in everything I see
I believe in angels
When I know the time is right for me
I'll cross the stream
I have a dream, oh yeah
I have a dream
A fantasy
To help me through 
Reality
And my destination 
Makes it worth the while
Pushing through the darkness 
Still another mile
I believe in angels
Something good in everything I see
I believe in angels
When I know the time is right for me
I'll cross the stream
I have a dream
I have a dream
A song to sing
To help me cope 
With

Saturday, April 7, 2018

有些

和朋友談起,為何在這寫下許多呢?為何談股票時,会牽連个人的感受呢?我粗略的看了以前寫下,明白到自己当天寫文時,都是自己看了某一件事,看了某一个电影和小說或評論,或听了某一首歌而寫下。

為何?只因为自己要寫下自己的想法以后再看,再听時,会不会有不同的看法和想法,还是堅持以往的看法和想法。

就像很多人都说銷售税GST不好,当時的我是說好,因为我堅持這是税务平均和有秩序深入每一階層的做法。因为收入税是根据收入水平而算,富人們只交有收入的税,但資本社会根本不会有薪酬公平這回事。

就如面子書創始人没有拿薪酬,但他们过的生活是99%的人做不到。当他们買限量版東西,鑽石珠宝首饰之类的東西如果没有銷售税時,他们至死也可能一分税也不曾交过。

Warrant buffet自己也説过他一天不賣股票,别指望税局会收到他的税金。还有当他把持股票多年之后,也可能豁免税金。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断魂。這時是思念亲人的時節,我那逝去的大哥好嗎,我离去的朋友好嗎?我不懂去他们的墳前訴說,也没有如許多人一样去拜祭他们。当他们和我的对接時,一点一滴我都会时不时想起,就猶如电影情節般一格一格断断续续的不完整但会懷念。

再説,当今年某一个油股价从十八馬币跌至七元時,再看某一个的文章時,就感嘆人心不古,当股价起时所說和現在不一至時,就想到相信别人倒不如相信自己。

有這般感触時,是听了林亿蓮的*听说愛情回來过*。开始的五段歌詞寫得非常好,最后一句也漂亮。朋友們共勉之。

Friday, March 30, 2018

聽了和看了莫文蔚的MV,^慢慢喜歡你^和^如果沒有你^。心裏不由自主的沉下來了。思緒中有一個問題,為什麼自己要快呢?
慢在力學原理是把平均速度調下,這就是慢。
但人的生活的方式應該什麼都不用這樣快吧。慢是一种快乐的欣賞艺术也是等的考驗。慢是配合,適應伙伴的態度以完成大衆所設下的目標。
當科學家們,把力學,物理學和速度給合起來,汽車,火車,游輪,飛機和火箭等交通工具一日千里的飛跃。這和慢是對立的。
究竟快好呢,还是慢好呢?
在先進的股市里,超級电腦主宰了一切,它比别人快了一拍,下的買單和賣單已經搶了先機。但它何止比别人快一拍,最少五拍或一分鐘。所以未來在资本社會里是快比慢重要。
但為何我今天的的主题是慢呢?只是近來有些朋友和亲人永别了。我希望他們慢點走也希望時間不要快,和他們多一點相聚和交談。
以前的我,会要求下屬們快,但現在我不強求了,只因為我明白了只要不超期限,就給他們慢,以得到平衡生活和工作的空間。
近來馬來西亞的股市可熱鬧了,有些自認自己历害的和看不過眼的扛上了。我當然沒資格參予他們的辩論,但我会慢慢拿一個小登子坐在旁邊看。我相信事實会越辩越明的,但股市是最历害的栽伴,總有一天有一個一定會出局的。
从快到慢,隱藏著許多人生道理。从這過程,可能你學懂了体諒,耐心和忍。但何嘗不是懂了調整速度以達到平均呢?
短短的歌詞,令我感動不已。也令我知道原來的我己經开始慢了。
慢慢的听歌,
慢慢的看書,
慢慢的吃飯,
慢慢的回家,
慢慢的硏究一件東西,
慢慢的睡覺,
慢慢看电影,
也慢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