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6, 2020

疫情令我明白

在学校时,總有一大堆方程式要人背诵,为了应付考试,也勉强的記住了。之后才明白了那是基础知识,当接触更高深学问時就派得上用处。所以知识是一步步累積,而不会从天而降的。但以前汲取知识是靠紙張和書本,但現在靠的是网络。所以什么東西也好,基础肯定是最重要的一个環節。

政府们时常怪责人们不懂他们的努力,他们做的好事這么多,为何人民还要選擇别人和时常抱怨呢?在国陣当政几十年內,它不发展落后地区是有它的政治考量,它们只要派糧食物品和把当地领袖養的白白胖胖就可以了。落后地区的鄉民永远只得到一种假讯息,也只能被迫選擇相信它。欠缺了思考能力,也欠缺辨认黑和白的道理。所以要廉洁政府上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如果他们在有限时间內沒有把基礎傳達的设施建设好,下台只是时间问题而己。当然這不是唯一的因素,但有效的傳達正确的讯息当然是最重要的一環。

新加坡,香港和台湾是小島,有效率的网络是覆盖全島。所以讯息傳達是非常迅速和有效,如果我们只拿梹城來相比,也是遠遠的落后。再来看一下,手机是现在得到訊息最快速的工具,台湾和新加坡是多少都能參予手机里的小部份代工,所以手机和网络普遍化是正常的。香港做为一个亞州金融中心,网络发達更不用多说了。

馬国政府非常喜欢參予商业,尤其是傳統商业如土地开发,建设,银行等等。但却把最赚钱和最先进的高端技术的產品拒之门外,所以当把世界上国家管理成功的案例在国內要復制时,永远不到位因为訊息基础设施不齐全,搅了一陣之后,原来就是產业发展而己。

就好像国际学校中心和国际旅游医疗中心,再加上新的大学分校,各大政党的黨员们就在那附近買賣土地和发展屋业。就好像倡议多媒体走廊,一个高科技产品也沒有,原来最主要的收益是发展屋业來收租。不是我说的,是Bill Gate 说的。

在這波疫情之下,我发觉人民組屋原来不是給無能力買屋的人民申请和租,而是有能力的人擁有而轉租外勞,新闻報導外勞在封锁的組屋还敢申诉没鱼没肉,其实很多本地人連米饭都没有但又有谁來关心呢?這将狠狠的打脸政府的援助计劃和房屋政策,也令人民永远找不到有能力负担的房子,也得不到人民的些许的讚美之言。

其实政府現在可利用這管制令把工厂內的非法勞工一一厘清楚,但为何没做呢?我本身看到的是公园外勞三三两两运动,結伴買食物。非法外勞开的菜攤,飲料鋪和雜货店,起了最少30%价格,疫情之下赚大钱,但却不见違规被抓,那些這么历害的App又去了那里了?

抱怨了一大堆,要强调的是執行力。短短时间內,政府可以开发许多App,  是不是开始鼓励数码化而不是为了永远的管制人民?但为何以前就不会推出许多App 來管制非法外勞,非法工厂和非法难民先呢?现在又何必用各种App 來管大多数奉公守法的人民呢?它真的令我驚嘆,一下子联邦和州政府全学懂了高科技。以前這么多違法的事发生,就全不会使用App, 但現在为了管控人民却一下子全懂了。

什么App 也好,但建议的是基础设施建设应该普極化先和价格平民化。最重要不要好像雪州政府高官一样,什么阿公阿嫲也懂手机這样的籍口來推行政策。那擁有,懂得用,需不需要是三碼子的事,不可混为一谈。令鄉下人民不用花钱而得到援助和正确的资讯,不然得益的是IOS和Android平台和各大电讯公司和各大电话品牌公司再加上無端端跑出來开发新App給政府的公司,痛苦却是人民失去自由和花钱買难受。

政府时常要求上市公司的资讯透明化的重要性,所以关于人民的生活品质和安全保障的资讯透明化政策应该更为重要。

疫情令我明白;
1) 我国有 I T 人材,但太平日子他们都休息了。当疫情发生了,全会想到App 來管控好人。
2) 我国有非常專业的衛生部總監。
3) 我国管理奉公守法的人民很到位,但却对非法外勞,非法工广,非法垃圾,非法难民無可奈何。(App 又睡觉了)
4) 政治人物表演很精彩,可怜的是医护人员。
5) 伺服器当机是正常的,申请不批准是法律,批准却是人情和幸运。
6) 援助永远只听楼梯响,但永远不到位。
7) 人道組织只对难民有興趣,而永远忽略了在地的窮苦人们。
8) 原来人民全有錢了,人民組屋不再是收入低的人居住,而全部轉租了。

Monday, April 27, 2020

脆弱的人类

人是脆弱的,無論是身体永远經不住風吹雨打,病毒感染或在心里的七情六欲,經不起折腾,打击或絕望。在地球上,人自诩为万物之靈,但事实可能不是如人们所愿。

人类不可以告诉太阳要准时報到,以便控制農作物生長率。人类不可以通知地球慢或快一点自轉,以便控制一年四季。人类也不能告诉海洋,不要翻滚。也不能通知土地做多一点资源,以便採集。人类只能承受大自然的挑战而别無選擇。

当人类茫然时,会自然而然找第三者控诉。有少許人类聰慧者就以宗教信仰,团体,組织,黨派以凝聚各种力量以達到各自所需。

在网络上讯息告訴大家当美国選舉时,各别有錢人就成为什么派的金主。台湾大选就是候选人去廟堂拜拜,美其名曰燒香保平安,其实是拜访地方勢力。

个人认为大家參加什么宗教,黨派是各人選擇,应该給予尊重。但無論參加什么,最主要的是獨立思考更为重要,現在更有机会看一下自己所參予的团体,是以什么态度应付災难,是不是值得您继续追捧?

在這疫情之下,路过许多地方,发觉多了貧困者睡五脚基了。進入商店,必需品开始累積,不再有剛开始的搶購而令架上空空如也,這可能預謂着人们消费力大減了。但小食店没有因为石油大減价而減价,反而又再漲价了(以前漲价都说石油起价一起漲),蔬菜也起价了,這是自己从小地区所看到的,但总体現像是不是如此呢?我看到可能不准确,但官员们应该知道比任何人更多,是不是消费部门部長和官员回鄉下了,还没有得到批准回部门工作?不要忘记,這可能会導至“停滯性通貨膨脹”。

現在人们更需要宗教团体的援助,但看起来大大小小在住宅区的廟,更本是形同虚设。可能病毒太历害,各神仙们也在开会想办法,太忙忘记了人类们。国会议员和州议员不是很喜欢捐款給各大宗教团体们,那善款是不是现在可否直接用予人民身上,因为神仙们太忙了,沒办法幫忙收善款。

各位老板们应该也发觉到员工里原来欠缺了应变能力强的员工,只能告诉老板政府的现今的政策是如何如何,但却不知道原來公司一直以来只是生意照做,却不奉行法律。但现在在嚴堎的法令上,如果申请政府援助金却会暴露以前根本没有遵守法纪,不申请觉得不拿白不拿,拿了却暴露自己以前違法,最后生意还能继续做还是会政府下令关闭呢?高層员工应该自己反省一下,以前自己有没有对公司盡心盡力,以確保公司在任何狀况下都能自保,而不是只懂拍馬屁和听命令而做。那殘酷的經濟学会告诉你,供应需求理论之下,你被炒的机会大大的提高了。

疫情幫助強者更強,把外强中干的人淘汰了。這是现实也是事实。把小老板干掉,把中型老板困住也可能降格为小老板。把大老板们迫得原形毕露,原来不是這么大。把專业领域的律师,会计,医生,化学,工程全新定位,看他们是不是佼佼者!

疫情之下,有智慧者会开始问自己在社会上究竟是什么角色!如果未来还有災难,是不是自己永远是站在第一線被淘汰的圈子里,這是深層道理和自我定位的檢考,不容易啊!因为你的人生道路可能要大变革,再也不是如以前那番容易的活下去,那是挑战也是自我革命。

朋友们,努力吧!

Sunday, April 26, 2020

希望

很多人民收到政府援助金之后,觉得很高兴。当政府在驅趕从緬甸逃亡而來的罗兴亞人,有些撑太飽的人可能太高兴就评论政府不应该這样做,很多社会組織就说不人道。

大家在這波疫情之下,可能会面临失去工作。但社会組織却不为失去工作的人而担心。却在关心那些以逃难为名却能付給人蛇集团一万至一万五千元以進入大馬,只因为如果成功偷渡大多数会得到难民证。下來生活津贴是35元一天,我国人民享有的社会福利如医院,生孩子,学校,他们都会享有,还可以在巴刹打工。

他们不用对馬來西亞有什么贡献却能每月得到1050和保证不会餓。馬來西亞人如果要申请福利部以得到几百元,查询背景三代,也可能不批准。是不是可以坐船進來比较容易或比较好呢?

印尼和沙地阿拉伯己拒收他们入境,人道組織为何不评擊他们呢?

一大批人民湧入首相臉書叫政府拒绝接受,他们的感受我理解。

下来的政府的新App以疫情而追踪人民的行踪,這在民主主义之下,是有待商榷的。在疾病之下,以追踪病毒感染者是对的,但为何內里附带其它呢?

鄉下農民在平常生活中較少有网络供应,生活已困苦了,还要他们買一部电话,每月付网络费用,這不是为难嗎?孩子们太小,也不可能知道和管理资讯对或錯,学校也不准许携带,這不是制造问题嗎?还有当商家们在谈判一个项目时,而定位糸統没有管理好而洩露了,而給竞争者知道,谁又负责任呢?

疫情会过去的,但制定政策者应疫情而嚴历管制的條例会永远存在嗎?有必需嗎?那真的要考验从政者的道德和智慧。中国的社会主义以凝聚资源和人力对抗災难是有效的,但希望不会在疫情过后还蔓延至東南亞国家,剝了人民以法治国的和自由選舉的精神,也希望未来从政者能以更开明的态度治国,以恢复国力和民强。

希望;
1) 社会组织多关心自己国家人民的事,
2) 在疫情之下的苛政在过后全解除,
3) 团体们应制定災难资源库,以应对未来,不要再为了什么銜头而努力,而应该为下一代而盡力。
4) 選民们应该知道谁才是国家需要的人材,而不是只懂做政治秀和嘴炮的廢材。

Wednesday, April 22, 2020

怎样形成泡沫?

在资本主义之下,除了奉行物竞天擇,它还有对未来的期待。小至个人,銀行会对你評估,你未来五年至七年会靠现在的工作得到多少薪资,所以你可以利用薪资多少巴來供款買一輪汽車。但這評估会撤除你可能会失业,死亡,受伤,失去工作的風險。這些風險,我稱之谓泡沫,因为未来是未可知也充满了变数。但資本主义却認为以統计学计算,普遍情形下,那些風險可能在五巴仙以下或更少,大多数人都不会遭遇這种狀况,所以资本家稱之谓增值或成長。

所以巴菲特的理论上说,人總要生活,土地不会消失,工廠一定会生产,所以它不会歸零,它一定有其价值,只是買的时候要物有所值。

我稱未来的成長和增值为泡沫因为未来是未知数。因为个人,企业,国家对未來太乐观时,它会每天累積泡沫,一点点至無限大,總有一天大至负荷不了,欠缺的只是谁有勇气把這梦想扎破。我的看法和资本家们不同,也不是如资本家在每次災难时才说是黑天鹅和泡沫。

年轻时我学习的也和資本家们一样,也深深被弱肉强食的道理影响,但我却没有如他们一样掙到錢,而在1997年反而受到严重衝擊。那时就开始想,为何如此?

其实我在製造个人泡沫,每天每年在累积泡沫。把五年或十年可负担的责任,全在某一时间全承担起来,只因相信成長和增值。在资本主义之下,我只是那五巴仙内的不良示范或例子,不可稱之谓泡沫,是个别事例,不可一概而论。

在1998年过后兩年,就开始了网絡另外一个爆发風波,只要上市公司有. Com的加持或关連,股价就一飛冲天。或只要有. Com也可以通过上市融资。但迅速的在2001年不見了,只留下技术層面比较深的几家公司,而成为现今的主宰。

至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大多数人都受伤。他们歸化为95%的人所引发,他们稱之谓危机,也标傍大到不能倒的理由,綁架了人民,政府机构趁机大印鈔票(其实只是畫了公仔的紙)把所有的錯掩盖在地毯下,彷佛如没事一般。用一張張公子紙把许多应该负责任的人救了,以免引起人们对資本主义的懷疑,製造了舞继续跳,馬照跑的祥和世界。

至到今天,疫情把许多资本主义的弱点引发。尤其是商品如石油,敢在五月期货市场寫下负数,買的人不需付一分錢却还可以收到錢。什么增值和成长都被“成本”一击而溃。大多数新闻報導却说病毒是黑天鵝,把石油害慘了。但却忘记了俄罗斯和OPEC的交鋒,美国的自私不減产,病毒只是助功者,但时间拿掐很準確,一击而成功。

所以我的觀点是,当个人製造的泡沫越少,災难是不是就沒那么容易形成?平淡而活反而自在逍遥。

想一想,1997至2020年,廿三年前后,製造四次大小經濟災难,三十年內面对了四次病毒,也打了無数次的小戰爭。人类还折腾了多少次這样的經历呢?政府除了会畫公仔紙还会打嘴炮,还做了什么呢?

Monday, April 20, 2020

物竞天择

一天前,在视频上有來自世界上当紅的八十多位歌手在网上为WHO募款(WHO#Togetherathome)。這证明了其实美国的總統和十八位美国议员指责WHO所谓的錯,有待商確。再來美国断了捐款,而同一时间,沙地阿拉伯捐了五亿美元,Bills Gate 再捐一亿五千万美元。

以上证明了什么?就有如前几天所寫WHO在這疫情上做錯很少,而一路以来做对的事很多。我不敢说他们很清白廉洁,但最少他们的專业是不可以否认的。

世界上有很多网軍和媒体,当他们在同一种意识形态思想下,很难去理解大多数沉默而正义的人的想法。当沉默的人发出声音时,你会发觉原来自己如此的渺小和不知所措。就好像有些媒体会刋登国际上某一国家的主义而特意把其它不同意見的文告忽略,以迎合自己的喜好,把自己的意识形态注入自己的国家,而网民们也跟着出征其它反对意見的人,這种自我感觉良好去到某一階段时,当然越来越高兴。但正义的一方反击时,那时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可怜的少数。

当這个网上的演唱会舉行時,所发佈的讯息是力挺WHO,狠狠的打臉了台湾网軍,台湾媒体,美国总统和议员们。

我为何長篇大論描述以上某些人的政治操作,只因現在的經濟狀况是如此的不堪,但股市却反其道而行之,這其实是違背了基本原理。

在疫情下,大家多多少少知道了科学依据和事实是如此的重要,但偏偏股市現在却背道而馳。這不是矛盾嗎?

物竞天择是资本主义最主要的基本原理,在股市上更加发揮的淋漓尽致,併購,下市和私有化比比皆是。

在世界上的有很多是不根据科学事实,例如經濟运行,艺术,政治等等。這些靠个人观点判断,个人的能力和選擇所主导。当你明白這道理時,就会多少明白現今股市的运行。

再加上現在世界上所有的资金只有一个出处,就是股市。美国在三星期內发送了几千亿美元,许多国家也有紓困,运动赌盘停了,世界上的赌場和赌船停了,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政治獻金,黑市交易現在只能去股市。所以它不理性的上漲只因它根据必要的需求,它要找一个地方停泊。

所以不理性的停泊会在商业活动开始活躍时,各自歸位。它只是一个港口,呑吐量会有限,也容不下各别需求,所以大家等它再次回歸基本經濟軋道时,再想想吧!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下跌趋势己成常态,一定会有机会再見低点。